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 《封神演义》有感:子牙降妖法术高 堪比悟空火眼睛

  • 简单有效的屏蔽手机信号的方法

  • 从对残疾女的摧残看中共的邪灵本性

  • 关键时刻想到师父所希望的

  • 珍惜同修夫妻之缘

  • 师父点化“胯下之辱”

  • 走出心理的庙门(下)



  • 《封神演义》有感:子牙降妖法术高 堪比悟空火眼睛


    刘易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悟空的本事可谓高,其实悟空的本事确实很高,而姜子牙降妖的能力似乎更高一筹。

    一:琵琶精被姜子牙定住

    妖精过了里面坐下,子牙曰:“借小娘子右手一看。”妖精曰:“先生算命,难道也会风鉴?”子牙曰:“先看相,後算命。”妖精暗笑,把右手递与子牙看。子牙一把,将妖精的寸关尺脉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把妖光钉住了;子牙不言,只管看着。妇人曰:“不相不言,我乃女流,如何拿住我手?快放手,傍人看着,这是何说?”傍人多不知奥妙,齐声大呼:“姜子牙!你年纪太大,怎干这样事?你贪爱此女姿色,对众欺骗,此乃天子日月脚下,怎这等无礼,赏为可恶。”子牙曰:“列住!此女非人,乃是妖精。”众人大喝曰:“好胡说!明明一个女子,怎说是妖精?”

    二:打死肉身困住琵琶精

    外面围看的挤拥不开,子牙暗思:若放了女子,妖精一去,青白难辨;我既在此,当降妖怪,显我姓名。子牙手中无物,止有一紫石砚台,用手抓起石砚,照妖精顶上响一声,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子牙不放手,还摺住了命门,使妖精不得变化。两边人大叫:“莫等他走了!”众人皆喊:“算命的打死人!”重重叠叠围住了子牙命馆。

    三:琵琶精显原形 姜子牙洗清嫌疑

    话说子牙用叁昧真火烧这妖精,此火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叁昧,养就离经,与凡火共成一处。此妖精怎麽经得起?妖精在火光中扒将起来,大叫曰:“姜子牙!我与你无冤无仇,怎将叁昧真火烧我?”纣王听见火里妖精说话,赫的汗流浃背,目瞪口呆。子牙曰:“陛下请驾进楼,雷来了。”子牙双手齐放,只见霹雳交加,一声响亮,火灭烟消;现出一面玉石琵琶来。纣王与妲己曰:“此妖已现真形。”

    四:姜子牙法术高超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虽然将白骨精的肉身打死,却难以洗清自己的嫌疑,让唐僧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而姜子牙同样也是火眼金睛,却可以将妖精的魂魄定住,用真火将琵琶精的原形烧出,可见姜子牙的能力非同一般。

    在《西游记》中太上老君也曾想将孙悟空从丹炉里烧出原形(悟空的原形是一块石头)都没有做到,看来这位被元始天尊认为修不成仙,只能在人间享福的姜子牙的真正来历并不简单。或许他才是《封神演义》中的高人吧。

    注:内容出自《封神演义》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和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TOP

    简单有效的屏蔽手机信号的方法


    大陆大法弟子

    手机的定位、跟踪、窃听这三个功能常被邪恶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只要手机信号能与基站、服务器、卫星等接收对象保持联系,这三个功能就会起作用。保持联系的方式一般讲有四种:一是所有手机都随时与基站保持着联系,便于随时都能通话;二是现在的智能手机基本都有GPS模块,支持其与提供GPS服务的卫星保持联系;三是与wifi服务器保持联系。当手机开启wifi与互联网服务器联系时,它就开始扫描并收集周围路由器的wifi信号,同时上传它们的位置信息到服务器;四是手机在出厂前或售后,被植入了所需的程序或者软件来提供特定服务,或与特定的接收对象保持联系。比如现在很多安卓手机本身里面就有一个“查找手机”的功能,只要打开这个功能开关,手机处于开机并且联网的状态下,在网页上登录手机厂商的官网就可以进行远程定位,锁定手机或者清除资料等功能……

    手机关机只是关闭了你与手机之间的联系,但手机本身并没有断电,是处于待机状态,手机与基站依然保持着信号联系,这就是手机定位的原理。这里有两个要素,一个是待机状态(拔除手机电源不是待机状态),二是在网络覆盖范围内,如果不在服务区也是定位不了的。一些手机还具有隐蔽通话功能,可以在不响铃、也没有任何显示的情况下由待机状态转变为通话状态,从而将周围的声音发射出去。也就是说虽然表面上是关机了,但它的定位、跟踪、窃听这三个功能都在正常运行着。

    所以要想使用手机,还不被定位、跟踪、窃听,那一般的讲就只有两个办法了,一是在必要时将手机的电池取出,彻底断绝手机的电源。二是在必要时屏蔽手机信号。

    取出手机电池的方法引出两个问题,一是现在的手机越来越多的都采用了一体化设计,就是把电池直接封闭到里面了,要卸掉电池得把机器整个拆开才行,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能做到的也不方便随时做到。二是手机里的电池不是一块,光卸掉大电池还不行,这一点被很多人忽略了。打开手机后盖看看,会发现在手机主板上,有一颗小小的钮扣电池,熟悉手机和修理手机的都知道它的存在。只要它有一点点存电,即使你将手机大电池拿掉,那么植入在你手机的程序和软件也还能工作。只有将这颗纽扣电池也拔掉才叫彻底断绝手机的电源,但这对一般人讲好像也有困难。

    屏蔽手机信号的方法就是将手机置于一个金属容器里,使其信号与外界隔绝。但一定要自己亲手验证一下才行,因为不是所有金属容器都行的。验证的方法很简单,我是把手机装在一个大小和手机差不多的小不锈钢饭盒里,给它挂个电话,没有听到饭盒里的手机发出铃声,发信号的手机语音提示说“不在服务区”,这就说明饭盒里的手机的信号没有出来,基站接收不到,信号确实被屏蔽掉了,试验的这个不锈钢饭盒可行。我将手机放入马口铁盒里,结果听到了铃声,信号没被屏蔽了,这个马口铁盒不行。

    当然,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做大法的事,不带手机!与同修联系最好不用手机。必须带手机的,需要彻底断绝电源。如果必须带手机,又不能彻底断绝电源,也没有其它的安全措施来保证安全的话,那一般的讲就只能试试用屏蔽手机信号的方法了,只是装具显得有些笨拙,携带也不够方便,只能装包里了。

    另外手机定位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查询出信号断掉的位置。所以最好提前切断电源或屏蔽手机信号,不要到了资料点、同修家等目地地才想起来。



    TOP

    从对残疾女的摧残看中共的邪灵本性


    石铭

    最近明慧网曝光了数位残疾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事实,从对残疾人的摧残让我们进一步看清了中共的邪灵本性,只有不具有人的本性的共产邪灵才能干出如此之事,才能如此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2012年8月,时年58岁的兰州法轮功学员金俊梅被非法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受尽虐待。


    金俊梅本是患有小儿麻痹症的残疾人,右腿只能靠架单拐才能行走;修炼法轮功后,能骑三轮车,能拄拐杖干家务活。


    被非法关进监狱后,金俊梅因不许用拐杖,只能爬行,常遭到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在押犯人)拳打脚踢,整日骂声不绝于耳。
    错过上厕所的规定时间,就不让上,金俊梅经常大小便拉在裤子里、床上,就遭来一顿打。为了减少金俊梅大小便,包夹不让她喝水,吃饭也不让喝汤。


    有一次,金俊梅拉在床上,一包夹冲到厕所,对正在蹲厕所坑洗衣服的金俊梅,左右开弓搧脸,揪头发,又一脚把她踢倒,拳打脚踢,打了半个多小时,打得她缩成一团,呼吸微弱。


    衣服拉脏了,不让洗,直接就被扔掉;没有衣服穿,也不让别人给,让自己从监狱的小卖部里买衣服穿;但小卖部的衣服非常昂贵,金俊梅买不起,内裤都被扔完了,狱警就让她光着下身。


    金俊梅经常被迫害得吃不下东西,包夹根本无视她身残,经常随意搧其嘴巴子,动不动就把她拉到号室里,对她拳打脚踢,把牙都打出血了,还不让她对别人说。


    家人接见时,金俊梅由两人从两边胳膊上架着,任由两条腿在地上拖着前行。进接见厅时,才扶着金俊梅进去。


    2013年1月时,金俊梅还被打得满脸是伤。金俊梅的孩子到监狱探视母亲时,看到母亲脸上被打伤的痕迹,气愤地与狱警理论,警察只是敷衍、推脱。


    江西残疾女子谭美丽自小患有小儿麻痹症,一条腿残疾,仅仅因为做好人,多次遭绑架、抄家;前后被非法劳教4年,两次被冤判共计7年半,饱受摧残,至今仍被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谭美丽与丈夫高家喜(法轮功学员)曾一同被劫持到九江市马家垄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3年。当时她的家中尚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最大的只有10几岁,家里无人照看,田地荒芜,家中被迫害得一贫如洗。
    2007年3月22日中午,谭美丽在当地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派出所绑架,被异地关押在瑞昌市看守所迫害;因身体被迫害出现严重病态,被保外就医。同年7月9日,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黄引娣进行非法秘密审判时,谭美丽被骗到审判场所,当场被逮捕并审问。


    之后谭美丽被非法关进九江县看守所,几天后又被非法秘密判刑3年。期间,警察不让她与任何人讲话,不让睡觉、洗漱,长期罚站。
    2012年9月底,谭美丽又被非法劳教1年。期间,她遭到劳教人员毒打,不让睡觉,被强制洗脑“转化”(放弃修炼),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


    2013年8月17日,谭美丽1年劳教期满,劳教所不释放她,又将她非法劫持到省戒毒所继续关押迫害。


    2014年7月17日下午,谭美丽和丈夫又被九江市湓浦派出所绑架,被关进拘留所。丈夫被释放后,谭美丽则由拘留所转入九江市看守所非法拘禁。


    2014年11月28日,谭美丽遭九江市浔阳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诬判4年半。在女子监狱里谭美丽遭暴力洗脑,长期被非法剥夺会见权。
    2016年5月16日晚上7点半,谭美丽80多岁的婆婆蔡桂凤老人身背冤衣在九江市浔阳区公安分局门口喊冤,要求释放谭美丽,却遭到警察的强行扣留与恐吓。


    残疾女李美化,47岁左右,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人,自幼患病导致她靠双手拄拐棍支撑行走,过去一桶水都提不起来,更干不了地里的农活。自她学炼法轮功后,能干家务活和农活了,还自学开起微型小三轮车,经营起个体小百货店以贴补家用。她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人行事,在村民眼里她是个难得的好人。


    2017年10月11日下午4点多,二三辆公安车突然开到她家门前,警察要带她走,进门就搜查屋子。李美化不让搜查,要他们出示证件。在场的村民了解到那帮人是柞水县国保大队郭叔琴的人马。


    大队长郭叔琴拿不出搜查证,李美化不让搜查。郭就打电话到处联系,最后竟然有40多名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特警被调遣过来。他们封锁村口、路口,把她家抢劫一空,其中包括电脑、打印机、银行卡等等。这些警察从下午4点钟到第二天凌晨1点一直在李美化家,抢劫的财物没有留下清单,把李美化绑架到柞水国保大队,同时运去了一整车抢劫走的财物。


    2018年1月11日下午3点左右,绑架了李美化的丈夫袁玉龙,那时她已被关押了一百多天,当时只留下他们的10岁左右的小儿子一人在家,其生活和上学无人照管。


    一个离了拐杖就无法行走的残疾人,还不让其用拐杖,逼着她爬行。甚至拳打脚踢,不让喝水,吃饭也不让喝汤;一个自小患有小儿麻痹症,一条腿残疾,竟然两次被冤判共计7年半。其丈夫(法轮功学员)也曾一同被劫持到九江市马家垄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3年。三个最大的只有10几岁的孩子,家里无人照看,田地荒芜,家中被迫害得一贫如洗;对待一个身患残疾靠双拐行走的残疾女子,竟然调来40多名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特警镇压!通过上述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邪恶程度是何等疯狂并令人不可思议!看清了中共邪灵摧毁家庭、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


    一个个身患残疾善良可怜的女子,一个个遭受中共惨无人道摧残的令人惨不忍睹的家庭,一件件揭示中共邪灵本质的迫害案例,就在自称“伟光正”的中共治下不断的发生着。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究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过这样的摧残?罄竹难书啊!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有这样一段话:“目前世人还无法估量中共这场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恶运动给人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损失。如果将来某一天,有人出来揭发,江泽民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的钢炉,让他们被钢水活活烧死,大家会惊讶吗?不用惊讶,以江泽民邪恶至极的本性,干出这种罪恶滔天、人神共愤的事,只有人想像不出的,而没有它做不到的。”


    “茫茫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无法逃出神的掌握。神在关注著这一切,中共邪党和江魔头的所作所为,令天地和众神震怒!法网在收。”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截至目前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中共官员不下万人,周永康、李东生、张越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已被绳之以法,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发起这场邪恶迫害的元凶被绳之以法的日子已指日可待。近二十一万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控告江泽民,二百八十八万国际社会正义人士连署举报江泽民,三亿一千多万民众抛弃中共退出中共邪恶组织,中共邪灵解体灭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TOP

    关键时刻想到师父所希望的


    小莲

    记得那次与一位同修聊天的时候,同修说,“(大意)当初我竭尽全力的帮一位女同修甚至帮她带孩子,结果她却反过来人心不去加上旧势力的参与来用美色勾引我丈夫。因为我一直与丈夫感情很好,这下子弄得我非常痛苦。我不是痛苦于丈夫的不忠,而是痛苦于自己的善心被同修践踏,和同修这样做的可怕后果。我甚至想自己主动被抓,成全她们好了。有一次我元神都痛苦的出窍了。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师父慈悲的声音:‘XX你行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在自己痛苦的时候,我纵然有一千条理由、一万条理由指责别人或者想我自己怎么样、怎么做,都是不行的。都是没有站在师父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这段话也给我很大的提醒:我们在魔难中感觉很痛苦很难过的时候,我们大多数都是站在事情当中去衡量对错,即便是所谓的“向内找”,也是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看问题,并没有从圆容师父所要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写到此处我想起自己的一段经历:自己也曾经为了一个人可以说付出了一切,结果这个人却与别人有了外遇,自己很痛苦,但此时自己却陷入个人修炼的向内找的误区,导致这个魔难延续了好几年。后来加上来自同修的干扰让我一度喘不过气来。此时我却用过去那种所谓“舍弃自己,成全别人”的理念,甚至想放弃肉身来成全别人,满足别人的执着。这样做结果招致邪恶的迫害,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了近一年的时间。

    后来通过自己一点点的反思和与同修的交流,发现自己这种心理是极其败坏的一种表现。想满足与成全的都是败坏的东西(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的),却在关键时刻没有想到圆容师父所要的。

    在历史上,师父为了让我们今生得法而做了太多详细的安排,今生我们得法之后,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消去业力,给我们最好的一切。师父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当师父的做这件事情,你们也得珍惜呀!你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错过机缘。”【1】

    师父希望我们什么?我个人觉得师父希望我们能够真正同化这部法,从人中、从旧宇宙形形色色的“私”当中走出来,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真正达到宇宙不同层次赋予生命的圆满的标准;在人中,更理性更智慧的救人、证实法。而我们有时所想所做的却是那么的不珍惜师父曾经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想到师父的希望是什么,这怎么能是一个真修弟子应该想的和做的呢?!

    很多时候我们遇到的魔难的确很大,在魔难中如果我们自己总是停留在个人修炼的框框中,同时掺杂着旧宇宙中的形形色色的私和不纯的因素,根本不可能真正圆容师父所要,那我们的人心就不可能真的去净,更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比如上述同修和我自己所遇到的问题中,如果一味的站在自己怎么去情、怎么修忍、怎么修舍的角度就会陷入邪恶所设的没完没了的圈套中。如果站在正法的角度来看待,就很简单了:大法弟子周围的环境特别是生活环境是为了修炼和证实法而用的,不是邪恶利用其来干扰大法弟子和让大法弟子在其中怎么修心的。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是按照法的要求而升华,与邪恶的安排所谓的考验一点关系都没有。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向内找,是为了在法中升华和提高,而不是达到什么旧势力与邪恶安排的所谓“标准”,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大法弟子无条件的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人心,认清一切外在的不正的因素都是强加的,它们都是被清除的对象。而自己的心却不该在其中被搅来搅去的。

    法理清晰之后,再看问题本身,也非常好处理了。自己也会懂得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了。师父说过:“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2】我们的生命来人间是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不是让邪恶给弄得要死要活的!更不是满足、放纵别人的执着和人心的!明白了这些就不会再让邪恶钻我们善良的空子。当然在处理过程中必须要善、要慈悲,决不能用恶的方式。正如被师父评语的文章《什么是真正的善》中同修提到:“真正的善是不带任何私念的为他人着想,为这个生命的永远,以至众生和宇宙的永远着想。在这种善的力量作用下,任何的阻力与不善都会被融化掉,任何的变异都会被纠正,不理解也慢慢会理解。”而且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也是未来所参照的。试想:我们此时被邪恶欺负的要死要活,被邪恶牵着鼻子走,那会给后人留下怎样的历史呢?那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嘛!因为师父明确说过:“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3】

    再比如现在因为中美贸易战,导致大陆一些地区经济环境很不好,再加上天灾人祸,会导致我们的同修在经济上一度出现很困窘的局面,面对这些,其实也是看我们能否从中修出来。有的人在此时不是信师信法,想用人的投机取巧的办法,那基本上都会栽進去的,有的甚至欠了几百万的债。有很多人甚至因为还债而基本上处于不修的状态。

    而有的把这一切反过来利用,当成提高和彻底破除邪恶的机会。从人中的一点一滴做起,在常人中做好工作或生意的同时,不忘救人。在最苦、最难的时候,依旧想着处在危难时刻的众生,想着为别人,这样经过短暂的痛苦之后,经济方面也就一点点的好转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圆容了师父所要的。这些在网上的体会中很常见。特别是有很多从监狱等非法关押的地方回来的时候,夫妻离婚了,孩子也不理解,家里什么都没有了,简直无立锥之地,在这种“绝境”之中,都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走了过来。真是非常难得。

    总而言之,在魔难中,我们如果时常想着“师父希望我们怎么样做”,很多事情过起来就会很容易。也会用正念对待一切的。最后用师父在最新经文中所说的话共勉:“你们是众生的希望!你们也是未来!”【4】我们一定别让师父失望,别让众生失望,更不要让自己失望。好好在法上珍惜每一次提高自己和破除邪恶和证实法的机会。

    个人点滴体会,仅供参考。

    注:
    【1】引自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瑞士法会讲法》
    【2】引自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3】引自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引自李洪志师父新经文:《致2018年亚洲法会》



    TOP

    珍惜同修夫妻之缘


    大陆大法弟子

    我和妻子同修都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后我们走到了一起,一晃二十多岁变成了四十多岁,我们一起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一起去北京正法、一起被关洗脑班反迫害、一起发真相资料讲真相...... 相互扶持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可是我们没有珍惜这份缘分,在当今环境越来越宽松的情况下,被旧势力钻空子,修炼懈怠,差点断了我们的夫妻之缘。

    二零一二年,我们从外地回到本地做个小生意,天天忙忙碌碌。那时候店里生意红火,我从早忙到晚,没时间炼功,身体劳累过度、疲劳乏力,每天接触人、事多,有时候弄得焦头烂额,经常碰到不顺心的事情,再加上跟妻子处理事情意见经常不一致,特别是我一管教孩子,她就护着,不管我说的对与错,她都劈头盖脸当着孩子的面把我说一通,这是让我最不能忍受的。那段时间妒忌心、怨恨心、争斗心、利益之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我的思想中有个想法:“认为男主外,女主内,是天经地义的。”总是用人的理衡量她,用大法对照她,所以看她哪都不顺眼,经常跟妻子发火,埋怨她做饭不及时、不收拾屋子、做事不细心、东西摆放没规律、不会教育孩子等等。

    那时也经常晚上去学法小组跟同修一块学法,大家在向内找修心性方面极少交流,学完就回家了,致使自己忽略了向内找,不守心性,长期处于关难之中而不自知。守不住心性过后也后悔,也下决心要守住心性过去这一关,可是忍忍就忍不住了,有时跟常人也发火。我以前不这样啊!这是怎么了?我作为修炼的人不能不修心啊!我得提高啊!我就向内找,为什么发现这些执着心就是去不掉呢?为什么就守不住心性呢?

    师父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警言〉)师父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转法轮》〈第一讲〉)师父还讲:“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 (《转法轮》〈第一讲〉)

    通过学法,我发现是自己的私心在作怪,以我为中心,处处、事事考虑自己的得失。师父讲:“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当我真为她着想时,那个不平衡的思想观念顿时烟消云散了、没有了,其实是师父看见我悟到了,把那些不好的物质消掉了,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这时看到的都是她的优点,觉得很对不起她,在结婚仪式上对她有过承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在修炼上没有照顾好她,没有做到互相促进、比学比修,她嫁给我是为了让我促进她修炼的,而不是过常人的生活的。这世能成为夫妻同修,也许我们前世有过要“互相督促修炼,共同精进,圆满随师还”的承诺才促成今世夫妻之缘。想到这些,心里一顿心酸,我就主动跟她承认错误,跟她交流自己向内找的体会,她也向内找,我们之间的隔阂没有了,旧势力干扰我们修炼的计划落空了,我事事为他着想,她也事事为我着想,我们共同精进,天天沐浴在大法的慈悲祥和快乐之中!

    前些天看见一对夫妻同修,我问他们:“你们在家里是否互相交流修炼体会?”他说:“没法交流,一交流就打仗。”回想自己当初不也是这个状态嘛!总想改变对方,向外找,说话都是有目地的,对方怎么能接受?多亏我加强学法,师父点化我,让我发现自己的问题,悬崖勒马。我悟到这都是旧势力的干扰,让我们夫妻同修之间有矛盾、形成间隔,让我们修炼慢慢的懈怠,削弱配合整体的力量。

    师父讲:“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精進要旨三》〈清醒〉)我觉得我的面前时时出现两条路,一条是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修炼圆满之路,另一条是旧势力安排的自毁之路;如何分辨就要以法为师,用大法的法理来衡量,跳出人的观念,坚决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否定旧势力,用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

    本人层次有限,现阶段所悟,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TOP

    师父点化“胯下之辱”


    大陆大法弟子

    一日,我想把一本大法书收起来。当时我站在床南边,床上放着一个小桌子,大法书放在桌子北边,我站立的位置与大法书中间隔着一个小桌子。我把胳膊从桌子上伸过去,取大法书挺费劲,就把手拿回来。想从桌子底下把手伸过去取大法书,手刚伸到桌子底下时,师父点化:“胯下之辱”,我赶紧把手退回来。

    悟一悟,明白了,看这张桌面底下四个桌子腿,我想从桌面底下把大法书拿过来,那不等于大法书从桌子腿那拿过来的吗?这是让大法书受桌子的“胯下之辱”,是不敬法的表现,同时也伤害了这个桌子生命。

    师父讲:“大家知道古代有个韩信,说这个韩信有本事,刘邦的大将军,国家的栋梁。为什么能做那么大的事呀?就说这个韩信从小就不是一般的人。有这么个典故,说韩信受辱于胯下。韩信少年时代就练武,练武之人总是挎个宝剑。有一天走在街上,一个地痞无赖叉着腰挡住了他的去路:你挎着宝剑干什么?你敢杀人吗?你敢杀人你把我的脑袋砍下来。说着就把脑袋伸过去。韩信一想:我砍你脑袋干什么呀?那个时候砍人脑袋也得报官偿命,能够随便杀人吗?他一看韩信不敢杀,就说:你不敢杀我,你从我的胯下钻过去。韩信就真的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了。”(《转法轮》)

    过去对这段法法理的理解,是一个点、一件事,师父的点化,使我对这段法的理解扩大到了一个面。

    大法是生命的根,高于一切!敬师敬法是弟子首先应做到的,绝不能使大法书受辱。悟一悟:

    用带字的纸给大法书包书皮、用带动物图案的纸给大法书包书皮是不是对大法书的不敬呢?

    当胳膊、手在大法书上划过来、划过去的,是不是对大法书不敬呢?

    把周刊、记录本、手机、剪子放在大法书上,是不是对大法书不敬呢?

    对着大法书打喷嚏、沾唾液翻大法书、是不是对大法书不敬呢?

    不敬是啥?不也是辱吗,千万得注意,人中地痞无赖做的事,修炼人不能做。

    把师父的点化“胯下之辱”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提醒同修注意,在敬师敬法方面做的更好!

    谢谢师父的点化!谢谢师父!



    TOP

    走出心理的庙门(下)


    一正

    宗教有严格的教义,住所和修炼生活都与俗世隔绝,就是在家的居士也要深入简出,少问世事,更是把自己信奉的视为至高的神,把不信本教义的人视为异类或常人,那时它们就是那么大的法,那么大的心里容量,和那么大的历史使命。大法在末法时期洪传,有更高的要求,要求修者有更大的胸怀和完成更大使命的勇气,不仅仅自己要圆满,还要助师正法,救度他人,是为他的觉者。

    我做过邪党书记的工作,也曾被作为邪党第三梯队成员培养(邪党后备力量),大学里的学生干部都是邪党着力培养的对象,1999年之前,每到六四、节假日等邪党认为的敏感日,都会安排信息员值班,老师上课时讲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等话他们会及时上报,学生探究信仰问题也会被汇报上去,供党委制定思想教育方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学生、老师的有关信仰和法轮功的话题就成了信息员侦听的主要内容了。一次给一名信息员讲真相,她开始不相信,说了很多邪党造谣欺骗那类的言辞,随着一次次对谎言的揭露,她有些懵了,虽然无理无据反驳,心里仍不服;第二天说:“老师,昨天您几个小时的话推翻了我十几年对这个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她后来走進了大法。

    我们的大善能唤起人心底的本性,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中,一部分是死心塌地忠诚邪灵阻止众生被救度,是不可救药的,而有一些表面上以工作面孔出现,实则在同情、帮助我们,他们在摆放自己位置,是我们讲真相,要救度的对象;我曾四次被抓捕,但未受过任何皮肉之苦,每次都有警察明着暗着保护我,不知道是愚还是善的作用,我竟客气地招待抄家的警察,又很客气地送他们到电梯口;当时派出所副所长指着家里挂的价值几万、几十万元的画,对610的头儿说:这几张画你看好了,拿走呗,610的头儿犹豫后没吱声,也没拿走;他们把抄走的电脑送警察局信息处,检测内容以便定我的“罪”,可是刻录真相光盘和剪辑这类节目就是用的那部电脑,后来警察告诉我电脑里没发现什么。

    还有一次四个警察押着我到公安局报批捕,之后要直接送往监狱,我站在公安局门口看见一穿警服的朋友,我用带手铐的手与他打招呼,他愣着说,你是不是X教授?我才明白他是我朋友的弟弟,是个有不小职位的警察,虽没见过面,听哥哥常说起大胡子教授,他急着转身進楼。一会儿报批捕我的警察回来,隐隐约约听他们对话说:怪了,比他轻的都判了三年,这个才拘留15天?在拘留所被劳役,完不成定量的人会天天挨打。警察告诉牢头,不用给大胡子加工作量;牢头告诉我,法轮功学员到期不转化出不去,都直接進后院(监狱)……,没到一周,牢头喊我收拾东西,走人,这样,我没用写保证就离开了拘留所。

    一次所谓的大案要案牵扯到了我,专案组在我单位暗查几个月,记得单位书记有一个阶段总去我的课堂听课,几年后告诉我:那时候他们要抓你,我们说你的课根本找不到人代替,你的课他们都有录音,我怕你课上讲一些善啊、神啊的话,我就常到你的课堂上……,在所谓的国保大队,两个审我的警察对我都很和善,一个说他亲属就有学法轮功的,不会难为我,能说得过去就行,另一个警察的表弟是画画的,虽未见过面但听他总说起我的画,也会网开一面……,唠家常似的对话,没有厉声厉色,笔录交上去后,当晚就放了我。

    从我的学生、单位书记,再到迫害我们的警察,无论是平等、上下级交流,还是审查与被审查的关系,一般的思维是首先将自己封闭起来,或听不得对方一点点不合自己的言辞,或认为对方的什么工作,未见面心理上就与对方形成对立或敌对,或将对方划为邪恶或不可救药,我认为这些都是修炼不成熟的表现,大法圆容、博大的一面被局限或缩小了,要知道大法不在庙观,不在教堂,开在人类社会中,这种形式上没有庙堂的修炼方式,足见法的包容性,敢于和大众接触,我们会越修越坚定,会被改变的只是他们。修炼的结束时间一再延长,我认为是要给众生足够醒悟的机会,而我们不应将众生推远。

    在海外,邪党利用其练就成熟的愚民教育、恐吓威胁等手段,让很多中国人远离了我们,此时我们若将他们都视为邪党帮凶和打手,正中了邪恶的奸计,睿智的人渐渐知道了我们的好和邪党的不好,并开始接近我们,其本性中对要被救度的欲望在上升,尽管表面还会有让我们不高兴的地方,我们心理上的阻隔会将它们推远,此时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犹如解决自己还正在创造的困难,若此还不如什么都不做;那样会大大耗费我们的资源,减弱我们的能量;如同用火烧自己,用刀割自己等认为吃苦能消业的小法小道的模式。

    在常人社会模式下修炼的我们,就是要最大程度接触大众,胸怀众生,大道无形,没有小法小道的陈规戒律,靠戒律约束犹如法律的律他性,不是发自内心的律己,而大法修炼的为和不能为,是来自自己对法的理解,当然法无定法,不同层次的法会对我们有不同要求。尽管人们会说我们是宗教,但我们不是宗教,我理解,宗教的含义有边界、范围和局限性的成分,我们的大法无边,开的已经没有门了,此时我们要走近的是所有人,将大法的福音传给大众是我们要做的。有人说我们不应参加中国人聚集的协会、俱乐部、学校等社团的活动,不能给它站台(不支持)、不买中国货、不与他们做生意,这样邪党就垮了,这些问题师父已经回答过,不买中国货,解决不了多大的问题,让自己生活受阻,也不合适;不与大陆做生意,也不会让邪党一下子崩毁,这些想法隐约会看到党文化中“左”的影子,无异于给我们要做的事制造困难,仿佛小孩赌气似的、有诸多大法修炼者不应有的“情”的因素存在。

    推广神韵演出的经验中,我们都知道,在主流社会推广神韵会带动中下层民众,我们的推广也不会绕过大众,让他们知道、认可,继而来看演出,结果是唤醒生命深处最本质的回归和得救,不能说,你是特务、你是中共派来的、你是给中共站台的或你是什么协会学校的,我们就不让你看神韵……,由此我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心系众生的,心理上接纳他们,行为上靠近、接触他们,用我们的言行影响、说服、教化,使其认可、支持、赞同甚至走近、走進大法,是我们目前要做的,同时,我们也修在其中。为最大程度的接纳众生,助师正法,大法弟子们敞开胸怀,拆掉与众生隔离的心理庙门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