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地球的癌细胞? --由汽油涨价想到的

卜秋静


【正见网2001年02月19日】

  今年汽油涨价不少,从新闻里看,美国的主要对策是向中东石油国家施压,让他们增加产量,只有少数声音提出发展其它能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不仅美国,整个世界都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能源。根据美国能源部的统计,石油和天然气占美国能源总消耗的65%,占世界能源总消耗的61%。若加上煤炭,矿物能源占美国和世界能源总消耗的85%以上。即使地球人口不再增加,照现在的消耗速度,地球上剩余的石油和天然气仅够维持50年,煤炭也只够未来100年用,所剩不多了。而联合国预测全球人口未来50年内估计会由60亿增加到90亿。根据康纳尔大学的研究,地球的最佳人口承载数量为20亿,只有现在人口的三分之一。

  地球上的所有能源追根结底都来自太阳:烧的木头靠阳光长成,风力、水力的产生也离不开太阳的作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这些矿物能源是死去的生物体经亿万年的沉积、变化而成,是凝固的远古阳光。但矿物能源储量有限,像一笔只许取钱、不能存钱的银行存款,总有用完的一天。但人们为什么看起来不着急呢?为什么政府们最常拿出的措施仍是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产量?

  不仅矿物能源面临危机,人类赖以生存的其它许多自然资源也正以危险的速度消失。例一,发展中国家95%的淡水资源受到污染,在这些国家,90%的疾病源于饮用水不乾净。即使在资源丰富、地旷人稀的美国,37%的湖泊也因污染不许人游泳。缺水更是常见,中国北方乾旱情况日益严重,众所周知黄河、汝河等几条大河已开始年年断流,而且断流期越来越长。北京的地下水位以每年一米的速度下降,天津更厉害,每年下降4.4米。北方不少大城市在缺水季节被迫定时限量供水。朱熔基上周对美国《新闻周刊》说,北京缺水情况如不加以解决,35年后将不得不迁都。

  例二,随着植被的破坏,土壤沙化、硷化加剧,生物物种每天灭绝150种。自然界需要500年才能形成一英寸厚(2.5厘米)养份充足、适合耕种的土壤 ,它是养育人类的宝贵财富。古时候中国农民用休耕、轮耕方式让土地休养生息,保持肥力;中东犹太国家公元前已形成土地每耕种六年后休耕一年的安息年传统( Sabbath of land)。但今天的高效率农业几乎是掠夺式耕种,土地没有喘息机会,自然养份抽干了就撒化肥,殊不知这种靠化肥支持的农业成本是自然农业的十倍,而且严重破坏土壤质量。自然环境的破坏直接剥夺了许多动植物的生存条件,使它们一去不复返地从地球上消失了。根据生物多样化定理,物种越少,物种间差别越小,一个生态系统就越脆弱,地球上的现存物种就越容易遭受病害的打击。好像人一样,吃五谷杂粮才不容易得病,近亲结婚就容易生残疾儿。1845到1850年的爱尔兰土豆饥荒是一个著名例子。当时爱尔兰八百万人口中的三分之二全靠种植和食用土豆维生,但1845年的土豆病害和随后两年的坏天气摧毁了全部收成,缺少替代食物使爱尔兰陷入一片恐怖的大饥荒,八分之一人口 饿死,上百万人逃荒北美洲,其中五分之一的人倒毙途中。


  还没听说哪个国家觉得自己的物质够丰富了,维持现状就好了,大家不停地在你死我活一样发展经济、鼓励消费,忽略或者无暇考虑自然界的承受能力。

  推动这种无极限经济竞赛的最深刻心理,在我看来一是自大,二是畏惧。

  人最初敬畏天地,认为万物有灵,不敢随意亵渎,此意识仍可在今天残存的原始部落文化中找到。玛丽亚・哈瑞斯发现那科大和达科大部落人祈祷时常夹一句类似“阿门”的话--mitakuje oyasin--意思是“为我所有亲戚”。但他们的亲戚不仅指人,而且包括一切动物、植物,甚至石头、山川。地理学家汤姆・哈特曼(Thom Hartmann)曾走访几百位印第安部落人,不断听他们称呼地球为母亲,相信人通过自然才能体会生命之灵。作家丹尼・奎恩(Daniel Quinn)这样描述一个原始部落的生命观:“人猎杀一头鹿,既不犯罪,也不残酷,因为鹿被人吃,鹿变成人;同样,狮子扑人也非作恶,人被狮吃,人变成狮。生命世界就这样结为一体。”

  但人后来变得自大起来,觉得自己可以像主人一样征服、指挥自然。地球不再是母亲,只是自家一块园子,园内万物都是自己的,可以为所欲为,积累财富不必有所顾忌,繁衍后代更是多多益善。人忘却了自己不过是地球生态系统中的一分子,生死存亡与其它物种息息相关,彼此依赖。不给其它生命留余地就是不给自己留余地。许多人读《圣经》,得到的印象是上帝派人管理世界,所以人是一神之下,万物之上,更加傲气起来,对自然资源掠夺得心安理得。不信上帝的人同样自大。中国以儒家文化为主,传统上人为尊,不太把其它生命放在眼里。记得有一次去乡下奶奶家,小表弟将一条黄狗整得可怜,我看不过去,叫他住手,奶奶反笑我:“ 那狗不过是个畜生嘛!”乡下人心地淳良,但继承下来的“畜生”意识也根深蒂固。为了人的生存,畜生都可以牺牲,毫不可惜。


  相比之下,许多现代人眼中落后、贫困的原始部落却拥有一笔我们梦寐以求的财富:安全感,以及与之相伴的平安快乐。琼・李洛夫(Jean Liedloff)曾深入业夸拉部落(Yequana)考察,有许多令人深思的发现,记录在《统一体概念》(The Continuum Concept)一书中。第一,业夸拉人没有“工作”这个概念,语言里甚至没有“工作”这个词。当一件事做到厌倦或劳累的时候,他们就停下来,不勉强自己和他人。第二,成年业夸拉人将自己和家人衣食所需之外富余的东西贡献给部落,当他们病弱年老时,部落其他人则一定会照顾他们,这种社会安全感是业夸拉人早就习以为常的心态。
[...]
  国内同学来信,说“气候是越来越糟糕了,有几天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白色的小虫子,还往人衣服上叮,让人觉得极其不愉快和龌龊。报纸上前阵子很热闹地讨论北京地区的沙尘暴问题,说照这样发展下去,再过三(?)万年,北京将淹没在沙漠中。报纸似乎不太愿意说出更为残酷的真相,那就是,又一个文明将消失。我们的子孙将像现在我们追寻很多古迹一样地追寻北京,多么可怕。前几年说环保还是件挺遥远的事,起码觉得普通老百姓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现在是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再不在环保方面做点事,我们的生存环境会在我们看得见的将来变得让人无法忍受。”

  同学的几句话促成我写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说不定又能带动几个人开始关心地球。我不想看到其它生物因人类的自大和畏惧而消亡,不想看到地球因癌症衰败溃烂,走向死亡。

原文载华夏文摘,有删节。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人与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