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故事:归程(第五集)

(根据明慧网法轮功学员修炼交流稿和正见网法轮功学员轮回记忆编写)
古烨


【正见网2011年04月24日】

(一)
刘大伟随着摩托车摔倒在地。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声息,只有倒地摩托车轮转动的声音。刘大伟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探脑袋看着躺在远处的人影。
刘大伟:(低声惊呼)我撞……,撞死人了?
刘大伟瞪着受了惊吓的圆眼,脖子慢慢扭动着,看了看四周,无人,静悄悄的。慢慢的,他双手哆哆嗦嗦的去摸摩托车的车把,把车扶起来,身体趴在车上,哆嗦着腿翻上车,准备加油跑掉。
突然,躺在远处的人影慢慢坐了起来。刘大伟吓的从摩托车上掉了下来,他趴在车上。
刘大伟:鬼呦!
人影慢慢站起来了,还拍了拍身上的土,朝着刘大伟走来……
刘大伟:(抱着脑袋不敢看)鬼呦!饶了我吧,……我有罪……。

这时,陆续从周围房子里出来了一些人。
众人议论:什么声儿啊,好像是撞人了。
议论:哦,是撞人了。你看那人吓的。

王玉莲站在刘大伟跟前。
王玉莲:大兄弟,别怕,我没事。
刘大伟(抬头看)你,你还,还,还活着?
王玉莲:(笑)我活着。
刘大伟:(颤颤微微站起来)哎……,大,大的拉大,大婶啊,我,我,我……不是要跑啊,我,我,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王玉莲: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了。
刘大伟:撞,撞那样,不用去医院?还是检查检查好。

众人议论:就是,撞那动静大,咋不用去医院呢,管他要钱……。
王玉莲:(双手一摊)你看,我没事。就不用你破费了。
众人议论:不要钱,嘿,这人真傻透腔儿了嘿。
刘大伟:(揉揉眼睛,仿佛在梦中)你……真没事?
王玉莲:真的。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还要赶去炼功呢。你没事吧?

王玉莲看大伟没什么事,说着就走了。刘大伟下意识的推车跟着王玉莲。
众人在他们身后议论:嘿,这人炼法轮功的,真神啊,撞那样没事……
议论:还不要钱,便宜这小子了……。

众人散去。王玉莲向前走,大伟推着车跟着。
刘大伟:大婶,你真没事?

镜头从王玉莲角度回闪被撞时的情景。
慢镜头:
摩托车撞上瞬间。
王玉莲:(内心喊)师父救我!
王玉莲与摩托车之间被能量隔开、王玉莲倒地时被轻飘飘托起。

王玉莲眼中含泪:我没事,真没事。
刘大伟:大婶,你还是哪难受吧,要你哭啥啊。
王玉莲:兄弟,你我有缘啊,我告诉你实话吧,今儿这事,我要不修大法,我就没命了,你也得進去蹲几年。
刘大伟:是啊,是啊。谢谢大婶,谢谢。
王玉莲:别谢我,得谢大法。
刘大伟:什么大法啊?
王玉莲:法轮功啊,也叫法轮修炼大法,是一种佛家修炼大法。
刘大伟:(心有触动,想起余洪瑞说过)佛家大法?!
王玉莲:对呀,今儿要没大法师父保护我,我这60多岁老太太,还不让你撞个好歹呀。
刘大伟:是呀,你咋没啥事呢。
王玉莲:神奇吧。我师父早就讲过要有这样的事。要不吓也把我吓死了。
刘大伟:真的?!你师父早就说过……,真有这么神?
王玉莲:要不我咋没事呢。
刘大伟:是啊。……你说这大法咋修啊?
王玉莲:有五套功法。当然首先要按照真、善、忍(慢说)做个好人。

这三个字震开了刘大伟脑中的记忆,天庭上,巨佛的声音在回响:记住真……,善……,忍……

刘大伟:(脑中轰鸣)真,善,忍……。我也想修,不知行不行……
王玉莲:(高兴)行啊,你要没事,跟我去炼功点吧。
刘大伟:……可……,可我这人干挺多坏事,还能行不?
王玉莲:行!咋不行呢,大法要改不了你,那还叫大法吗?只你自己真想修,那就行。
刘大伟:(连点头)我想。

到了王玉莲的炼功点,人们已经开始炼功了。大伟被耀眼的红光照着(红光的感觉和前面大伟附件公园的红光一样),手搭凉棚看,镜头逐渐聚焦红光,原来是红底黄字的横幅:法轮大法义务教功。

(二)
在一处僻静的山间,鸟语花香。
高处隐约出现一座寺院。余洪瑞满头大汗,正一步一拜向山上去。一些人在围观。
围观人:真虔诚,一步一拜的。
围观人:你说这年月咋还有这人呢?你说他拜啥呢?
围观人:年纪轻轻的,不务正业。
围观人:走火入魔了吧?
围观人:挺难理解啊……

余洪瑞不为所动,继续向山上拜去。

(三)
王玉莲的炼功点。
刘大伟在旁边看着人们炼功。大家正叠扣小腹,大伟也试着把双手叠在腹前,能量团带动着大伟的双手,使双手准确的放在腹前,紧接着,大伟浑身上下布满了能量,感觉浑身轻飘飘的,能量聚集在大伟的小腹,转动起来。大伟吃惊的感受着这一切。

炼功结束,有辅导员张罗大家收拾干净地面,拣烟头等。大伟从兜里掏钱。
王玉莲:你干啥啊?
刘大伟:这功厉害,我学定了,交多少钱?
王玉莲:(笑,指着横幅)不收钱。
刘大伟:(吃惊)不收钱,那哪儿行啊,那能学到真东西吗?
王玉莲:真正的正法是不图钱财的,师父要我们的是一颗向善的心。
刘大伟:(第一次听说,受感动)向善的心?……师父是谁啊?
王玉莲:师父是李洪志大师。
刘大伟:我能见见师父吗?
王玉莲:恐怕一时见不到了。师父已经结束国内传法了,去海外传法了。
刘大伟:(着急的)啊?结束了?那咋办哪我?
王玉莲:你别急,师父把所有要讲的法都留在《转法轮》书里了。
刘大伟:《转法轮》?
王玉莲:是呀,《转法轮》,现在是最畅销书了。你跟我回家,我送你一本你先看着。
刘大伟:萍水相逢,你敢把我往家带?
王玉莲:(笑了)你修炼以后就知道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啊。记住啊,真、善、忍。

(四)
白天,路上。
刘大伟骑着摩托车从炼功点往自己店里赶。
刘大伟:真善忍,真善忍,真善忍,……。
刘大伟摩托车前兜里有个手工的小黄包,是王玉莲给的《转法轮》。大伟嘴里叨咕着。

镜头转到:刘大伟店里。
阿山、阿水正在忙着开门营业。店里摆着各种电器,日用品。
阿山:大哥怎么还不来,电话也不接。下午的火车,要误了。
阿水:谁知道呢,嫂子又不在,没人管他了。哈,也没人管我们喽!
阿水走到门口,看着路上的女孩子,向她们吹口哨。

镜头转到:马路上,袁明华从一个大楼里出来,正碰见大伟,忙叫住。
明华:大伟,大伟。
刘大伟:(靠边停下来,看见明华,)明华,干嘛哪?
明华:丽华帮我找了一个合资公司,刚才面试了,感觉还行。
刘大伟:(听到提起丽华,有点尴尬)好啊。我要去南方進货了,等我回来再聊。
明华:好啊,你忙吧。

刘大伟到了店门前。
阿山、阿水:大哥来了。
刘大伟:车票呢?
阿山:这儿。
刘大伟:(接过票)一会儿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说我已经走了,让她回来看店。
阿山:好。大哥你放心吧。
刘大伟:(对阿水)老实点啊,我不在,你们别惹祸。
阿水:知道了,大哥。

刘大伟着急的骑摩托车往家赶。
前面有几个骑自行车的人,慢慢悠悠挡住了他的路。
刘大伟:哎,哎,劳驾,让让,让让。

刘大伟试图绕过他们,但其中有人故意不让路。刘大伟耐着性子仍试图绕过。
刘大伟:(嘴里叨咕)真、善、忍,我忍哪……,忍哪……
刘大伟又看看表。终于忍不住。

刘大伟:你找揍哪!挡大爷路。
一骑车人:什么东西,狗屁!
刘大伟:你……,你敢骂我……!(忍住没继续发作)算了,便宜你了啊,大爷我,要不是今天修炼了,早把你打的進火葬场了。
骑车人:就凭你,狗屁!
众骑车人:骑个摩托车有什么牛的,就挡你了怎么的吧?
刘大伟:你们!看我不……
刘大伟刚要拐把停住,不知道为何,一下从车上头朝下摔下来了。
刘大伟:哎哟!
路人笑说:哈哈哈,想打人,还修炼呢,是你师父惩罚你吧?哈哈哈……。
大家都笑刘大伟,大伟气的脸通红,想爬起来打人,结果又摔了。骑车人嬉笑着走了。
刘大伟摔在地上,发愣琢磨是怎么摔下来的,又呲牙咧嘴的用手摸着脸上的伤痕。

(五)
火车站前。
刘大伟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可以看出大伟和司机有争吵,刚一下车,头撞在门顶上,大伟咧着嘴,捂着头下来,可以看出出租司机在他背后骂了他句什么,刘大伟生气的指着开走的车,“你……”,又捂着头呲牙咧嘴了。

到了卧铺车厢里,刘大伟已经鼻青脸肿,脸上贴着膏药了。这时大伟的神态已经由平时的蛮横变的恭谦多了。大伟对卧铺邻座人都友好的点头哈腰,别人都奇怪的看着他。大伟没趣的摸着自己的脸。

车开了,收拾落定的大伟,拿出王玉莲给他的小黄包,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精工细作的手工小包,大小正好放一本大的《转法轮》,包的正面绣了一朵莲花。大伟抽出了《转法轮》,看了看封面和封底,又看了师父的照片。
刘大伟:师父真年轻啊。(虔诚的对着师父照片)师父,我决定修炼了。
顺手从中间打开了书,定睛一看:
刘大伟:(念书)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
刘大伟马上把书合上了。
刘大伟:……这可难着我喽。

刘大伟又忍不住随手翻开《转法轮》。
刘大伟:(念书)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

刘大伟:糟了,烟也不让抽了。

刘大伟停顿,想了想了,立刻站起来。
刘大伟:不行,我得再抽最后一棵,要不以后就不能抽了。
大伟拿了烟出了卧铺车厢,在拥挤的普通车厢中找了个地方,和人借了个火,点上烟,享受的抽了一口。
刘大伟的表情由享受变成痛苦,又辣又涩的烟,呛的刘大伟痛苦的咳嗽着。
刘大伟:(嘟哝)这是啥味儿啊……(咳嗽)
旁边的人:老大不小了,烟都不会抽啊。
刘大伟咳嗽的想说,但说不出话来,痛苦的比手画脚的指着自己的嗓子。

(六)
康藏地区,在一个大寺院前,余洪瑞一步一拜,身后背着的草鞋已经少了。
大喇嘛招待余洪瑞。
大喇嘛:施主为什么要到康藏来求法?
余洪瑞:(沉闷的)内地已经没有正法了,寺院中也不清静。
大喇嘛(闭眼静下来想了一下):不对呀,这万古难遇的大法正在内地传啊,就在普通人中间,不在寺院里。你快下山去找吧。

(七)
广州。
刘大伟坐在出租车上。
出租车司机:(广东方言的普通话)要找法轮功啊,就一大早上公园。你坐我车算你找对人了,我妈就炼法轮功。
广州的一个公园,众多的人在炼法轮功。刘大伟坐在出租车上看,大伟脸上还贴着膏药,显的很滑稽。
大伟下了出租车。

炼功结束,人群仨一群、俩一伙的散开了,有的人留下来收拾地面,拿个口袋把地面的脏东西都拣走了。
刘大伟在一旁观察着炼功人。

一群人围在一起正聊着什么。大伟听到一中年男子人说话,就凑过去了。
中年人:我过去做生意欠了人两笔钱,都写了欠条。我根本没打算还,一拖几年。修大法后,我想师父讲过的失与得的道理:不失不得。我得到的是不义之财,失去的是最宝贵的东西??德,我不能用德去换这种不义之财,就主动给对方去信、打电话,要还钱。人家知道我过去的为人,一直不敢来要帐。后来对方来了,只拿来一张借条,当时我把两笔钱都还了,对方感动啊,说根本就没想拿到这笔钱。
大伟心有所动。

一个青年人:唉,自从得法后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什么叫脱胎换骨啊?就是那种感觉。我过去老觉得我老婆丑,不待见她,老想找个小蜜。后来咱修炼真善忍了,也就安心跟她过日子了,家也和睦了……
刘大伟若有所思。

刘大伟一直在听着。刘大伟突然插话。
刘大伟:我也炼法轮功。哎,你们炼出啥特异功能没?

众人笑。
中年人:你是新学员吧?
刘大伟:(被笑的有点摸不着头脑)昨儿刚炼,咋着?
众人笑:怪不得呢,刚炼。
青年人:你那脸上是怎么回事?
刘大伟:(不好意思摸摸头)摔的。一骂人就摔,最近点儿背啊,奇怪。
众人大笑:还奇怪呢。
青年人:你有缘分啊,师父管你严。
刘大伟:这是咋说?
青年人:我们修大法的,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还骂别人?!那能不摔跟头?
刘大伟:啊?有这么灵啊……
中年人:你要多看《转法轮》。
青年人:咱这是佛法修炼,不是普通气功,不能追求功能。师父说:功能是修炼过程的副产品。有了功能也不能在常人中用。不能执著功能。
中年人:师父教咱们的是正道大法啊。师父说:功能本小术,大法是根本。师父就教咱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修炼中要无求自得,该有时就会有。

刘大伟似懂非懂……
刘大伟:那要没功能,咋知道炼的怎么样呢?
众人笑。
中年人:修炼中有考验,看你过得去不,你要能过去,你就长功。
刘大伟:有考验……?

(八)
刘大伟家。
一早,春艳收拾完屋子,抱起小强准备到店里去。
电话铃响了,春艳放下小强,接起电话。
刘大伟兴冲冲的声音:春艳,是我。你好吗?
春艳欲挂电话。
刘大伟:春艳,别挂,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今后我要学好了,你在家等着我,明天我就回家了,咱们别离婚了。
春艳:(对着电话大喊)你别再骗我了,行不行啊!
春艳把电话摔掉,干哭起来。小强愣愣的偎在母亲身边。

下午,大伟店里。
一个推销化妆品的正和阿山告辞。柜台上放着一整套化妆品。
阿山:(指着化妆品)嫂子你用吧,免费样品。
春艳:我哪用得着……。(看表,对阿山)阿山,你看一会小强,我出去转转。
阿山:好啊,嫂子。
春艳走了。
阿水:奇怪啊,这几天嫂子老出去。
阿山:大哥不在,出去溜溜呗,老在店里多闷啊。
阿水:是呀,我也闷了,我也出去转转。
阿山:(抱起小强)哎,你们别都走啊……

阿水跑出去了,东瞧西看。

在一个办公大楼后面的墙根下。
春艳和穿着保安服装的铁柱站着说话。
春艳:明天他要回来了,还说别离婚了。
铁柱:那你……
春艳:不知道。
铁柱:春艳,跟我去南方闯天下吧,人都说那边儿好挣钱。
春艳:(慢慢摇头)真那样,……他不会饶了我们的……。我先回娘家。

阿水从一个墙角探出头来,偷偷看着他们。
(片尾主题歌)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