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故事:归程(第十六集)

古烨


【正见网2011年05月08日】

(根据明慧网法轮功学员修炼交流稿和正见网法轮功学员轮回记忆编写)

(一)
98年春天,深圳。
早晨十点多了,明华懒洋洋的起了床。洗漱中,明华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憔悴不堪,明华抚摸着疼痛的胃部。明华从桌上拿了進口药吃了。
明华到公司上班。推开公司的门,发现公司总经理叶总、总经理秘书、吴鹏等人在等他。林清清紧张而担忧的站在一旁,看着明华。
明华:(很吃惊)叶总?
叶总:够潇洒!11点多了。
明华:什么时候到的?好去接您啊。

几人无语,看着明华,明华感到气氛不对。

明华:昨晚,陪客人,太晚了。您知道,这边竞争……。
叶总:是呀,难呀。这是机票,明天早上的,回总公司报到。这里的一切暂由吴鹏负责。
明华和林清清都吃惊的看着吴鹏,吴鹏冲他微笑的点点头,明华又看了看林清清,吴鹏也炫耀的看着林清清,但林清清只是深为担忧的看着明华。
明华恶狠狠的瞪着吴鹏。
明华胃部一阵疼痛。
明华:(忍痛的)我……,服从组织分配。
叶总:好。(站起来,往外走,吴鹏跟着)今天,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明华:是。

叶总一行人走出去了。明华一手扶着墙,一手摸着自己的胃部,勉强没有摔倒,但眼睛闭着要晕过去了。

林清清:(焦急的去扶)袁经理,袁经理……,明华……,明华……。
明华恍恍惚惚看到了林清清焦急的神色和呼唤。
明华:清清……,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我爸爸……。
明华晕了过去。

(二)
飞机起飞而去。
从医院出来的明华,手攥着诊断书哆嗦着:胃癌晚期。明华两眼无神、脚步沉重的回了家。進门前,调整了一下表情。
明华爸:(见明华進门,焦急的问)怎么样啊?医生怎么说?
明华:(表情已经变的很轻松)还是老毛病,医生让多休息。
明华爸:那你就请点假吧,别上班了。
明华:不行啊,刚调回来就请假不太好。我悠着点干就行了。别担心。
明华爸狐疑的看着明华。明华進了自己的屋。

(三)

明华所在总公司,工程部。门开了,明华穿着牛仔裤,带着工作帽,背着网线,虚弱而孤独的跟在几个工人后面。前面的工人对他议论纷纷。明华佯作听不到。
议论:听说在深圳公司太腐化。
议论:什么呀,还不是上面头头不合,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在公司走廊里,路过市场部,市场部的门开了,林清清正从里面出来。明华楞住了。

林清清:(微笑而深情的)明华,我也调回来了。
明华:(凝望着)……。
前面的工人议论纷纷。

明华家。明华爸不放心的在明华屋里找东西,在衣服里发现了诊断书。明华爸惊的如五雷轰顶,差点站不住。

(四)

初春的河岸,明华和林清清慢慢的走着。在一座小桥上,他们停下来。明华比较虚弱,穿的很多,围着围巾。
明华:(看着流动的河水)人生无常啊。
林清清看着明华。
林清清:……可人们也……,也造出了地久天长这个词。
林清清等着明华的回音,明华慢慢转过头。
明华:(爱怜而深沉的看着林清清,)清清,放弃我吧,我……不配。
林清清:给我个机会,明华。
他们互相凝望着。
明华:清清……,(难过的)我又何尝不……,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林清清:(泪水在眼里)……哪怕只有一天……。
明华被林清清感动,向林清清伸出双手,但又抑制住自己,把伸出的手攥成拳头,放下了。
明华:(苦涩的微笑,转过身,背冲着林清清,看着天)从我小时候,我就有种感觉,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音响和镜头表现缥缥缈缈的影片开始的情景:一仙童犹豫道:可是……,一入人间,如入迷中啊,本性全无,我们还能回来吗?)

明华:……现在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也不想伤更多人的心。(痛苦的)我想平平静静的离开。

林清清:(哭,爆发)明华……。我爱你啊……,明华……。(趴在明华的后背上哭起来)

明华没有回身,泪水不住的流下来。明华望着天,心里喊:谁能告诉我啊,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受苦,我又将上哪去啊?!
一声春雷,天上竟然下起了雨。

远景:雨中的明华和林清清。

明华爸和刘大伟跑来。
明华爸:明华……,明华啊……。
明华晕过去了。
林清清:(哭着,脸上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她抱着要倒下的明华)明华……!
刘大伟跑过来接过要倒下的明华,明华爸拉着明华的手。
明华爸:明华,明华……。(绝望而焦急的)大伟啊,我可怎么办啊。
刘大伟:明华,你醒醒,醒醒,跟我炼功吧?
明华的眼仍闭着。

雨还在下着。

(五)

林清清家。豪华。覆式结构的房间。林父是私营企业主,发达,有钱。林父,50多岁,高大,富富态态,一脸福相。一边品玩自己收集的茶壶,一边打电话。
林父:(恭敬的)是。干爹,我一定多努力。是,要求上進,是,是。

林清清母亲,近50岁。可以看出年轻时很美,脸上保养很好,但身体已经发胖。书架上、电视机旁放着言情小说或录像。
林母手里正捧着一本言情小说看。林父走过来。
林母:……凄美的爱情啊。
林父:又闹生死恋哪。
林母:(捧着书,陶醉。一个劲儿的浪漫的感慨)唉,我恨哪。怎么偏偏是我们这一代,好日子都在农村修地球了,连个恋爱的机会都没有。
林父:咋没有,那你咋嫁给我的啊。
林母:那叫恋爱呀?那不是看你个儿头大,好帮我干活啊。
林父:要不是我帮你干活,你还能活到现在啊?
林母:(无奈的)可不。
林父:那咱俩,不也是生死恋哪。
林母:(被逗笑了)净瞎扯。(看看窗外)哟,春雨贵如油啊。
林父:哪是瞎扯。你大姐倒是爱……的昏天黑地的,可最后不真是个生死恋哪。
林母:(脸一变)别瞎说……那不是一回事。

林清清从外面跑回来了,身上带着雨水,眼中带着泪水。林清清没有搭理父母,跑上了楼,回自己房间。

林母和林父望着女儿回房间的身影。
林母:(脸色已经变回柔和)清清终于恋爱了。
林父:你咋知道?
林母:我是专家。(拍拍手里的书)
林父:(心疼的)那她哭啥啊?
林母:(羡慕的)因为爱嘛。(似朗诵状)甜中有苦,苦中有甜,那爱情才值得回味。
林父:(生气的)啥啊。谁惹我女儿哭的,我可不干。
林母:你可别瞎搀和。你看这爱情悲剧,(指手里的书)都是父母搞的。咱清清是个聪明孩子,不会瞎来的。你去把她的日记偷出来。
林父:怎么又让我去?
林母:清清信任你嘛。

晚上,灯下。夫妻二人偷看林清清的日记。
林母:这小伙子挺有才能啊。
林父:情人眼里出西施。
林母:噢,你还懂这个?
林父:(表情严肃)晚期胃癌?

二人惊呆。

林母:啊!……(夫妻互相看着,同时轻声的)生死恋哪……。
林父:(焦急)这事可整大发了。
二人跑上楼向林清清的屋子去。

客厅里。
林母:清清,你爱……?
林父:(打断林母)你认定这小伙子了?
林清清泪眼汪汪的点点头。
林父:再没点回旋的余地……?
林母:(打断林父)哎这也不是做生意。
林父:我是说,如果你打定了主意跟这个人,我出钱到最好的医院去给他治病。
林清清看到了希望。
林母:清清啊,我们一定尊重你的意见。可是你要考虑好了。即使能治好,你愿意和一个病歪歪的人过一辈子吗?
林清清使劲的点点头。
林母:(无奈的对林父)那你就安排吧。
林清清:(破涕为笑)谢谢妈妈,(对爸爸撒娇)还有爸爸。

(六)

明华家。大伟来找明华。
林清清从里面哭着跑出来。林清清脑中回荡着明华的话:我根本就没喜欢过你,我不想再见你……。
明华爸蓬头垢面,两眼红肿,地上的行李正收拾了一半。
明华屋里,明华虚弱的声音。
明华:爸,别折腾我了,我不去。你别让清清進门。我不想再见她……。

刘大伟拿着《转法轮》進来。
明华爸:大伟来了。
刘大伟:袁叔,这是要出门啊。
明华爸:(红肿的眼中带着不知所措)明华女朋友要带明华去北京治病。
刘大伟:去北京?
明华爸:是啊,到大医院看看,也许……。
刘大伟快步進明华屋。明华躺在床上,很虚弱,正打着点滴。
刘大伟:(来到床前)明华……。
明华:(虚弱的伸出了手)……大伟。
刘大伟:(拉着明华的手,眼睛红了)你又要走了?咱们哥俩聚的时间太少了。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啊。
明华:人生无常啊。
刘大伟点点头,环视着明华的屋子,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终于说。
刘大伟:明华,跟我修大法吧,那是生命永恒之道啊……。
明华:(虚弱,笑,打断)大伟,我一直想问你,你老婆是怎么回来的?
刘大伟:是我师父帮她回来的。
明华:(更笑)是吗?
刘大伟:是真的!明华……(含泪的,慢慢的),上次见你,我修的不好,没给你讲清楚,我……,我真的知道了人活着的目地!我们生生世世所寻求的希望,我找到了。
明华:(严肃了些,但迷茫)是吗?那是什么?
刘大伟:(眼泪要流下来)是生命的返本归真!

明华心里一震。

刘大伟拿出了《转法轮》。
明华:我还没看……。
刘大伟:明华,这本书……(珍惜的抚摸着书),古今中外,世世代代,多少人上下求索,为的都是这个:法轮大法。他改变了我,改变了所有真修的人。也一定能改变你。
明华慢慢的接过书。
明华:我还来的及吗?
刘大伟:只要你自己想修,就一定行。

虚弱的明华读《转法轮》。

明华:“‘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佛法正念强烈的冲击着明华头脑中固有的观念。(电影特技:正的能量冲击、熔化、清理着不断滋生的人的低能观念)

明华:“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

明华读着,脸上始终带着疑问。时间在流逝。(电影特技:正的能量逐渐占了上风,暖暖的能量包着明华)
晚上,夜里,明华还在读着。明华觉得口渴,下地到厨房倒了些热水喝了。明华边喝水,边看着桌上的《转法轮》。
明华:(寻思)书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明华爸听到动静,起来看明华。
明华爸:你怎么能下地了?
明华也吃惊的看着自己端着的水杯,用手捂着自己的胃。
明华爸:你几天都没吃东西了。
明华听了,一下又要晕倒似的。明华爸忙扶着明华,让他躺在床上。
明华:爸,我挺饿的,给我做点面条吧?
明华爸:(吃惊)你真想吃东西?
明华:嗯。

明华爸欢天喜地的去做饭了。明华感到很震惊,拿起了《转法轮》,翻开师父的相片看。

明华:师父。……“‘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深夜,大伟正在熟睡。电话铃响了。
刘大伟:(带着睡意)喂。
明华:大伟,我要修炼了。明天你来教我炼功吧?
刘大伟:(醒了)噢?好好好。
明华:师父还有什么书,都给我带来。
刘大伟:好好。

(七)

林清清家。
一家三口在吃饭。林清清明显瘦了许多,只是勉强喝了一点汤。就离开了。
林父、林母互相看着。
林父:(心疼至极)这可咋办哪?
林母:传统办法,让她上外面散散心。哎你说这爱情模式怎么都一样的呢,和小说里一样。
林父:我看你有点变态,整天小说小说的。女儿都这样了,你还胡言乱语。
林母:我早说了,让干爹给找个高干子弟……。
林父:(打断)不行。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圈子不能進。
林母:那要是你干爹非要给介绍呢?
林父:(厉声的)那我宁愿和他翻脸,这家业我也不要了。
林母:(吓的)好,好,不提了。(收拾碗筷)……哼,你这个人就是不知道上進。
林父:我做人凭本分。当年文革时,我救了干爹,也是凭本分,也没想他能回报我。现在干爹帮我发了财,我也知足了。我女儿做人也得凭本分,不能跟着人搞那些污七八糟。(看着林清清屋子的方向)

(八)

黎明前,明华在家炼功。由于虚弱,明华抱轮的手直哆嗦,他顽强的坚持着。一团红光从天外飞来,围着明华的胃,正反的旋转着,明华感觉到了胃很暖,非常激动。

明华一趟趟跑進厕所,传来呕吐的声音。明华爸听见了,非常着急。

一早,大伟家的门被明华爸敲开。

明华爸:(焦急)大伟啊,大伟,明华快不行了。吐出了很多脓血,一趟趟拉啊,都是脓血块儿。你快帮我把他送医院吧。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