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提示我“修口”悟到的

大陆大法弟子 浅悟


【正见网2010年12月07日】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我帮助被病魔干扰的妻子同修進食,她手指着我的嘴,一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我看她那手长时间不放下,为我没明白她的意思,非常着急的样子,便把嘴伸向她的手,此时,她立即将我的嘴上下给捏上,呈闭口的状态。我脱口而出:“修口”。这时,她高兴的说:“对了!”

妻子同修的提示引起我的警觉,因她长时间被病魔干扰以来,和同修来往很少,在师父的呵护下,她的主意识清楚,眼神、听力极好,就是受语言表达能力的障碍,所以,我有时出现不在法上的言行,她总会提示我。可我有时弄不明她的意思,她就着急。越着急她就越是说不出来,于是,她就会用一定的手势、动作,让我明白。

对于我“修口”,修炼以来,她从来都没有提示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悟到这是师父借她动作、手势在点悟我:要注意修口。作为修炼人能时时处处按照“修口”的法去要求自己、自觉的去做,它不仅重要、严肃,而且是成熟、“人心无存”(《哄吟》〈人觉之分〉)神的表现。

那今天,我不注意“修口”的表现在哪呢?我开始了对一天言行的回顾,并说给妻子听,让她给予确认。我从早上晨炼开始说起,接着六点发正念,之后去市场采买好妻子、女儿一家所需要的早餐和蔬菜等,七时前赶回来,不耽误外孙上学。接着是法器更新耗材的准备、大约做两个来小时的真相资料后,九时左右给妻子发至少半小时以上的正念,然后,我让妻子听法(一般情况下,我和妻子一起学法,我读她听)。但今天我要用电脑及时撰写打印一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快十二时,我写完了,妻子提醒我看钟,女儿回来,一起发正念,之后,简单的热热饭菜,吃一口午餐,就是下午一点钟了。

这时,两位同修来帮助我妻子发长时间的正念。一个小时后,歇一下,便切磋了一会,因和同修接触的多了,比较熟了,再加上现在修炼环境变的宽松了,邪恶少了,也就不太注意修口了的缘故。所以,无意中讲出了十多年了,从未对任何同修说过,个人在助师正法中,师父如何呵护自己,安排同修明白真相的家人,现还在重要部门担任领导职务,是如何暗中保护自己和其他有关同修,使自己和其他同修少受干扰,很平稳的走到今天的事情来。说到这,妻子的手扒了我一下,示意我停住,我知道了自己未“修口”的地方就在这。

细分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那位同修与我谈起修炼缘,才无意中说出来,十年前,她的家人如何开始暗中保护我和后来又如何保护其他有关同修,一直到现在的事来。说后,我知道她对我特别的信任,才说的,同时,她可能也意识到“修口”,所以,一再对我说:要修口,不要显示,我知道你嘴严,不会说出去,我才告诉你的。我当时一方面感激,一方面表示,仅记心底不会“底漏”。听我这么一表态,她才放心的笑了。

一晃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位同修家人的感人的事迹,我守住诺言,一直想写出来,发给明慧,因在我们现有的邪恶迫害的环境下,不宜让周围的人、猜测、知道保护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生怕有疏漏、把他曝露,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我就没写,更谈不上告诉任何人了。为此,我为自己“口”修的好(这是人一层表面上的好,不是修的好)在内心深处起过欢喜心,可是意识到之后,我都及时的清除了,不让它有藏身之地。

这一次不知是怎么了,把没有必要与其他同修说的,还生怕同修不知道,无所顾忌的主动的说给同修,当然,这不是说同修知道了会如何如何,而是说自己不修口的表现达到了如此的程度,还不自知,被病魔干扰的同修都听出来,提示我,可见其表现的背后定有隐藏的很深的心。我向内心深处找,那就是自修炼以来,认为长时间没有什么大的闪失,很平稳,在潜意识中,就有了比别人修的好的心,时间长了还形成了执著。由于有了执著,才会出现在同修面前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指使展示自己、显示自己的,从而让同修认可自己,证实自我的显示心。由此我在法理上对“修口”往深层次上去悟,我便悟到了如下的三点,个人认为的浅显的内涵:

一、作为修炼人的修口和常人的嘴严是截然不同的,修炼人的修口是修炼成熟的一个标志。

一个修炼的人,就不会去显示,证实自我了。而作为一个常人或虽然修炼了但人心不去的人,肯定是不修口,去显示。

二、作为修炼人的修口又是人心无存神的表现

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吃肉问题”一节所说的:“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甚至于你要真咽下去,就真的吐出来。”

修炼人若是不修口时,那就是有人心、就是不成熟,那时你口说的什么话都还是人话,人的表现。而作为常人的嘴严,那只不过是人为的控制不说或者自己控制一时不说而矣,时间一长了或者有了什么适合个人心的场合,还会守不住说出去的。因为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人若真正能说了算,控制自己时,那也都是另外空间的神安排的。 而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修的就是神,你要修炼成熟了也就修成神了,你说的话还能不修口吗?那时你口修的就真的是人心无存神的表现了。

三、作为修炼人的修口就能做到“……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哄吟》〈道中〉),达到守口如瓶心不动时的心境。

悟到这,就让我想起了我们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身在当今邪恶残酷迫害的环境中,受到其迫害时,不配合邪恶,口修的是“零口供”;在酷刑高压下,口修的是“不说出大法资料的来源”、“不出卖同修的一点信息”;在诱惑时,口修的是“不邪悟”、“不转化”、“不胡言乱语谤师父谤大法”,达到了在这考验面前守口如瓶的心境,这才是修炼人“坚修大法心不动”“考验面前见真性”(《哄吟二》〈见真性〉)的真修口。

通过师父按排被病魔干扰的同修提示我“修口”的这件事,不仅使我找到了需要立即修去不修口后面深藏的执着的心:即显示心、欢喜心、比同修修的好的心、证实自我的心等,而且使我悟到了作为修炼人的修口的一点内涵:即修口的问题,它不仅仅是个修炼中存在的安全隐患的问题,更重要的它是修炼人在助师正法中修炼成熟的问题。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