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舍青青柳色新(十)

修炼人散记之十
南珊


【正见网2004年06月28日】

2004年5月的一天,我一手捧着一只纸盒子,一手挽着行李箱,兴冲冲的走進芝加哥一间酒店的大堂。大堂内,许多从加拿大来芝加哥参加“美中地区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办理住宿手续。

见我走進来,几位相熟的多伦多同修问:“南珊,你去哪儿啦?我们到处找你。瞧你乐成那个样子,手上拿着什么好东西?”

我笑嘻嘻的回答说:“可不就是好东西!我去讨花去了。”“讨花?这倒新鲜,没听说过。”她们好奇的围了上来。

我将纸盒盖子打开,让她们看,我说:“果阿姨从多伦多带了几朵莲花来芝加哥送人,被我软磨硬泡的要了三朵。你们看,这莲花叠得多好看。”

只见纸盒子内,端端正正的摆着三朵珠圆玉润的手制莲花。粉红色的花瓣,绿色的荷叶,金黄色的花蕊在柔和的灯光下折射出一道道光芒,有一种说不出的清丽悦目。

这三朵向果阿姨要来的莲花,后来被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亲手送给了加拿大总理、总理夫人和外交部长,感谢加拿大政府对大法的支持。一时传为佳话。

果阿姨是一位心灵手巧的退休老教师。在今年五月大家准备庆祝“法轮大法月”时,由果阿姨发起,十几位法轮功学员日夜赶做了400多朵莲花,送给中领馆附近的居民。在我们长达三年的24小时在中领馆前的和平请愿中,中领馆附近的居民对法轮功学员十分友善。他们冬天送来热咖啡和热可可,夏天送来清凉饮料给法轮功学员,有时还送来鲜花。以“花中君子”的莲花表达法轮功学员对这些善良居民的感谢之意,是最恰当不过了。当果阿姨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向居民们送莲花、感谢信和法轮功真象资料时,居民们都非常高兴的接受了这珍贵的礼物。

这其间的一天早上,一位白人男士走到正在中领馆前炼功的法轮功学员面前,问了许多问题。一位法轮功学员送了一朵莲花给他, 向他解释了法轮功有五套功法并按“真、善、忍”修炼心性,还告诉他许多人通过修炼,不仅祛除了顽疾,而且身体向年轻方向返回。那位男士听了,非常感兴趣,他要求亲眼见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于是那位法轮功学员将果阿姨拉到他面前说:“这位阿姨60多岁了,可是她去年在原来掉牙的位置长出了一颗新牙。”那位白人男士连连惊叹,盛赞大法的神奇。

做了一辈子教师的果阿姨,说起话来抑扬顿挫的,象说书一样吸引人,许多人都愿意听她说话。她长期在一个旅游景点上,跟从大陆来这儿观光的中国人聊天,讲述法轮功的真象。这一天,一辆旅游巴士上下来了一群人。果阿姨微笑着迎上去,向大家问好,然后将法轮功的真象资料递给他们。其中一个女的板着脸说:“别给我这个。我现在只认钱,谁给我钱我就听谁的。”

果阿姨诚恳的对她说:“我没有钱,但我给你这些资料,比多少万元都有用,他们会给你带来大福气的。”那位女士听了,脸色不由得缓和了下来,接过了果阿姨的资料。果阿姨笑着祝她“一路平安。”

一天,一对中国来的父子俩到这儿旅游,果阿姨将法轮功真象资料递给他们,并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那位老人瞪了果阿姨一眼,说:“中国好。”

果阿姨对他说:“中国好,我们才高兴呢。可是你看自从中国镇压法轮功以后,又是蝗灾又是沙尘暴的,给我们中国老百姓带来多少灾难哪!这可不是偶然的。再说,镇压修炼 ‘真、善、忍’的好人,这社会能不乱嘛?中国怎么能好得了呢?”

老人想了一想,点点头,同意果阿姨的话。果阿姨又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老人说:“记住了。”然后老人与果阿姨聊起了家常。

待要告别时,老人问果阿姨:“你有孙子吗?”果阿姨回答说“有。”老人象老朋友一样嘱咐说:“好好带好你的孙子。”

果阿姨笑着说:“谢谢,我把他带得很好。祝你一路平安。”

在一个夏日,一辆大巴士载来了满满一车的中国旅游团,果阿姨迎上去,象导游一样介绍他们去看附近的邱吉尔雕像。大伙儿跟着果阿姨到了雕像前,又是拍照又是观赏的。果阿姨问他们:“你们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众人都说不知道。果阿姨解释给他们听:“这是自由论坛之角,谁都可以到这儿来发表演讲,说出他想说的话。”

“可是,”果阿姨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在中国,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让修炼法轮功的人说话。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炼功的权力、信仰的权力,还被关進监狱、劳改场和精神病院,每天都有人被折磨死……。”

众人表情凝重的听着果阿姨的讲述。忽然,一位小伙子大声说“镇压法轮功本身就是错的!”众人纷纷点头。果阿姨为他们的正义感和善念而高兴。是呀,越来越多的人在果阿姨及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不辞辛劳的讲真象中,认清了这场镇压的邪恶;越来越多的人站到了正义这边。邪恶的镇压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从芝加哥法会回来不久,果阿姨约我午餐时去一个公园见她,我如约去了。果阿姨见到我,递给我一个大纸袋。我一看,里面装着满满一袋色彩绚丽的莲花。果阿姨说:“这是我刚叠好的莲花,你拿去送给有缘人吧。”

“谢谢您,果阿姨。您一定辛苦了。”我感动的说。

“不辛苦,我正在迭300朵莲花,准备带去蒙特利尔法会哪。”果阿姨笑盈盈的说。她的笑容象孩童一般天真纯洁,宛如发自莲花深处。

果阿姨的姓很别致,它让我联想到花与果,春华与秋实。果阿姨日复一日的在世人的心中播撒着善的种子,它们将花茂叶繁, 并在金秋结出丰硕的果实。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