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的公害

周同 收集编辑


【正见网2004年05月27日】

于1962年出版的《寂静的春天》(蕾切尔・卡逊 著)的第一章中对人类生存的地球有这样一段虚拟的描述:“从那时起,一个奇怪的阴影遮盖了这个地区,一切都开始变化。一些不祥的预兆降临到村落里:神秘莫测的疾病袭击了成群的小鸡;牛羊病倒和死亡。到处是死神的幽灵。农夫们述说着他们家庭的多病。城里的医生也愈来愈为他们病人中出现的新病感到困惑莫解。不仅在成人中,而且在孩子中出现了一些突然的、不可解释的死亡现象,这些孩子在玩耍时突然倒下了,并在几小时内死去。

一种奇怪的寂静笼罩了这个地方。比如说,鸟儿都到哪儿去了呢?许多人谈论着它们,感到迷惑和不安。园后鸟儿寻食的地方冷落了。在一些地方仅能见到的几只鸟儿也气息奄奄,它们战?得很厉害,飞不起来。这是一个没有声息的春天。这儿的清晨曾经荡漾着乌鸦、?鸟、鸽子、~倌瘛?责拥暮铣?约捌渌?哪衩?欢?衷谝磺猩?舳济挥辛耍?挥幸黄?啪哺哺亲庞?镆啊⑹髁趾驼拥亍?p>农场里的母鸡在孵窝,但却没有小鸡破壳而出。农夫们抱怨着他们无法再养猪了――新生的猪仔很小,小猪病后也只能活几天。苹果树花要开了,但在花丛中没有蜜蜂嗡嗡飞来,所以苹果花没有得到授粉,也不会有果实。

曾经一度是多么引人的小路两旁,现在排列着仿佛火灾劫后的、焦黄的、枯萎的植物。被生命抛弃了的这些地方也是寂静一片。甚至小溪也失去了生命;钓鱼的人不再来访问它,因为所有的鱼已死亡。

在屋沿下的雨水管中,在房顶的瓦片之间,一种白色的粉粒还在露出稍许斑痕。在几星期之前,这些白色粉粒象雪花一样降落到屋顶、草坪、田地和小河上。

不是魔法,也不是敌人的活动使这个受损害的世界的生命无法复生,而是人们自已使自已受害。”

当历史翻到了今天, 这曾经是虚拟的描述已经变成这个地球中部分地区的现实。人们被自己生产的产品,化学工业,农药产品,各种家庭中的化学人工产品污染圈包围着,喝着污染的水;吃着污染的食物;住着放射污染的房子;得着不知叫什么的现代病。天复一天,年复一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明的滴滴涕(DDT)及以后的各种化学农药在给人们带来了短暂的利益后降给人类厄运。

现在化学农药的数量和品种还在不断的增加,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化学农药总产量(以有效成分计)超过200万吨。由于长期大量使用农药,空气、水源、土壤和食物受到污染,毒物累积在牲畜和人体内引起中毒,造成农药公害问题。

一般所谓农药包括有许多种类,除了最常见的杀虫剂外,还有除莠剂、灭真菌剂、熏剂和灭鼠剂等。造成环境污染并对人体有害的农药主要是一些有机氯农药和含铅、砷、汞等重金属制剂,以及某些除莠剂。某些有机磷农药对牲畜和人体有剧毒,使用不慎会引起急性中毒。

农药一旦进入环境,其毒性、高残留特性便会发生效应,造成严重的大气、水体及土壤的污染。

农药对大气的污染:农药微粒和蒸汽散发空中,随风飘移,污染全球。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伦敦上空1吨空气中约含10微克滴滴涕。北极地区的格陵兰,估计在1500万平方公里的水区里每年可能沉积了295吨滴滴涕。其原因除了化学稳定性和物理分散性外,滴滴涕还具有独特的流动性;它能随水汽共同蒸发到处流传,使整个生物圈都受到污染。

农药对水体的污染:全世界生产了约150万吨滴滴涕,其中有100万吨左右仍残留在海水中。

农药对土壤的污染:主要由于在其使用过程中,约有一半药剂下落在土壤中。由于农药本身不易被阳光和微生物分解,对酸和热稳定,不易挥发且难溶于水,故残留时间很长,尤以对粘土和富于有机质的土壤残留性更大。以中国为例,虽然从1983年起已全面禁用有机氯农药,但以往累积的农药仍在继续起作用。据调查,DDT的用量仅及六六六的十分之一,但因其高残留特性,在土壤中积累比六六六还多;中国目前土壤中积累的DDT总贮量约8万吨,贮存的六六六约 5.9万吨。这些累积的农药,还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发挥作用。

农药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农药主要是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在脂肪和肝脏中积累。滴滴涕等农药有明显的致癌性能,即具有遗传毒性,能导致畸胎,影响后代健康和缩短寿命。

农药污染食品的途径有二:一是农药残留在作物上,使其直接受到污染;二是通过食物链的富集作用间接地污染食物。当有毒农药施用在农作物、蔬菜和果 树上时,残留在作物表面上的农药,由于脂溶性强,很容易渗人表皮的蜡质层,以致很难完全清洗掉。如果以这些受污染的粮食、蔬菜作饲料,则残留的农药就会转移到肉类、乳类和蛋品中引起污染,最终随食物进入人体。据有关资料,日本人体中六六六含量达12.11ppm, 人乳中也检出六六六,而滴滴涕对人类的污染,有96.6%是通过动物性食物进入人体的,其中蛋类占32.4%,鱼类占3.0%。

种子中脂肪含量高的农作物对农药的吸收量也高,如花生、块茎和薯类等食用部分埋在土中的作物,也可能由土壤中的残留农药而受到污染。

在使用农药时,有一部分农药会散发到空气中,引起空气的污染。还有一部分农药会随农田的灌溉水排入江河,引起水域的污染,如在水域中直接使用农药灭蚊,则危害更大。

一般说来,水生昆虫、蟹、虾等节肢动物对有机氯农药较敏感;而蚌、螺等软体动物的抗药力则较强。水生植物对除莠剂以外的农药,一般耐药性都强,以致农药存留于这些植物中,随后经过复杂的生物化学循环而在鸟类、鱼类和水禽体中积累起来。例如,滴滴涕在水中的溶解度为0.002ppm,但在脂肪中则为 10万ppm,相差5000万倍。因此,它会积累在生物体的脂肪中,随着食物链的营养层次逐渐富集和转移,最终进入人体,引起慢性中毒,甚至引起癌症。

农药对食品和饮用水的污染是十分严重的。美国1984年在18个州的地下水中测出含量高的12种农药;1986年在23个州测出17种农药。结果,佛罗里达州封闭了1000多眼饮用水井,该州地下水二溴乙烷的污染程度高出最高允许量的64倍;在艾奥瓦州27%的居民受到农药污染水源的危害。

在中国的情况也不容忽视。如1984年南昌市对市场小白菜、甘蓝等抽样检测,结果超标8倍;西安市黄瓜、番茄中有机磷农药残留有半数以上严重超标,据有关卫生部门调查检测,目前,市售蔬菜农药检出率达50~80%,其中绝大部分为剧毒农药中胺磷所污染。

农药除了污染环境,危及人体健康外,在防治病虫害的方面也不是
象人们想像的那样。它对所有的生物、植物都具有杀伤力。它在杀伤害虫时,也在杀伤其他的益虫、益鸟。

从目前的现实来看,人们的妄自尊大将人类带進了一个可怕的结局。当一个没有生物、植物的世界出现时,人类也没有了。

参考资料

《环境保护知识读本》
《寂静的春天》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人与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