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楼里的生死抉择

尚荷


【正见网2021年08月01日】

 流着眼泪看完了新世纪影视的电影《抉择》,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影片敢说真话,反映了中国大陆许多敏感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中共对教人向善的法轮功残酷镇压和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于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达到上亿人,超过了当时中共党员的人数,引发了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嫉妒,在全国上下的反对声中,他悍然发动了镇压,使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人类历史上最无耻残酷的迫害,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成千上万善良的人被迫害致伤致死、无数美满幸福的家庭因此被毁。

二十二年了,迫害至今仍未结束,然而在中共的谎言诋毁和言论控制下,生活在墻内的很多年轻人都不清楚这段历史,对大法有很深的误解。《抉择》这部影片通过几个普通人的命运,将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恶展现得淋漓尽致,也让人看到了中共社会吃人的残酷现实。
 
电影中,退伍老兵陈俊峰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警察局长却当着他女儿田婧雯的面恶狠狠威胁要斩草除根,更强迫她亲眼目睹中共活摘器官的丧心罪行。这血淋淋的一幕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因为就发生在我身边,是第一位高校学生因炼法轮功在非法拘禁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这些年来,他谦和的笑脸经常在我脑海中闪现,成为我内心深处难以释怀的伤痛。

他叫刘增强,是当年我任职的昌潍师专中文系98级学生,一个品学兼优的小伙子,也是一名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14日,他因去北京信访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抓被打,最后殒命教学楼,当时年仅22岁。

在那之前,我曾经在学法点见过他几次,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笑眯眯的,话不多,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比较清瘦,温和中透着坚定。他父母都是农民,在那个年代,一个农村孩子考上大学是很不容易的,面对中共的诋毁,只要他写个不修炼的保证,安安稳稳毕业就能端上铁饭碗,前途一片大好,更不用像父辈们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劳作;是对信仰和良心的坚持,使他毅然选择放下一切,站出来为大法讲句公道话,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严刑拷打、逼迫折磨。

听说他人还没走到北京信访局,就被八宝山公安人员劫持并押送到了潍坊市政府驻京办,而后惨遭毒打,头、颈、面部多处被打的烂乎乎的,行走困难。几天后,他被押回学校保卫部非法拘禁在中文系的教学楼,随后人就被迫害致死。对于他的死因,校方对外宣称是自尽,那一天是7月22日,距离他去北京上访还不到10天时间。

刘增强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纯朴憨厚,兄弟两家只有刘增强这一根独苗,他去世后,整个家庭陷入极大的痛苦中,然而在中共的淫威和恐吓下,全家人只能默默忍受,他的母亲不久后就因悲痛过度而精神失常了,家庭就此支离破碎。

有人说,从中共一贯以来的狠恶手段看,他的真实死因可能并非如此。因为看过《转法轮》的人都知道,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算杀生、是有罪的。作为按照大法修炼的学员,刘增强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如果不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或另有隐情,一条鲜活的生命怎么会说没就没?若非万不得已,他怎会选择用宝贵的生命来抗争?他才22岁,这样一个善良温和、老实巴交的农村孩子,却不得不独自面对班主任、系主任、保卫部、学校党委以及公安部门的围攻和恫吓,甚至酷刑毒打、辱骂威胁,他所承受的压力谁能想象?最后的日子里他又经历了什么?

为了阻止人信仰“真、善、忍”,中共下达了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打死”的邪恶政策,使全国各地为完成迫害指标而暴行频发。一名负责截访的警察曾经亲口对法官说,让一个给“党”制造麻烦的访民人间蒸发,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人死了就说是“自杀”,这样“被自杀“的人比比皆是。

二零一一年春天,我和先生去探望中文系的一位同事,这位老师就是刘增强当年的班主任,他因患胃癌刚做完胃切除手术在家休养。当门打开、他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第一句话就提起了刘增强,让我非常吃惊,尽管他一再辩白自己没有对这位昔日的学生做过不好的事情,但很明显,他对我们的来访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刘增强被非法关押的那段时间,正值学校放暑假,学生们都回家了,空荡荡的中文系教学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论时间过去多久,对大法行恶者都将承担天理报应和世间法律的严惩。

感谢《抉择》这部影片的出品方,只有心中充满正信的团队才有勇气拍出这样的好作品、站出来把真相展现,愿逝者安息,勇者前行!

 观影链接:https://youtu.be/nmZHVGyuwQA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