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四川遂宁看守所和成都女监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

四川法轮功学员


【正见网2021年07月29日】

我是一名险遭中共活摘器官的幸存者。我是亲历者。为了制止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也为了制止中共不法人员继续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我必须站出来揭露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

我今年五十多岁,是四川大英县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之前从事小学教育工作。因向本班学生讲真相,我被一名从未蒙面的中学校长诬告。2006年2月20日,县国保大队两名警察将我从学校绑架,后被冤判五年。

期间我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遂宁市永兴看守所。有一天下午,看守所内来了一些医护人员,号警通知每个监室的女性人员出去体检,其他在押人员都去了,我没去。我想自己是炼神功的,师父早已为我净化了身体,没有病,检查干啥?号警也没来强迫我。

2017年初我被劫持到四川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由于不接受邪恶的转化,每天都被限制在监室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有一天,副监区长廖群芳指使隔壁几个监室的互监人员(包夹)将我拉到楼下坝子里,叫我去另一个监区体检。我不配合,几个互监人员也来对我拉拉扯扯,我用力挣扎,大声喝斥,不准她们行恶。廖群芳见我不配合,也上来拉我的衣服,我一把推开她的手。后来终因寡不敌众,还是被这群人连推带拉去了一个监区。

去了之后当时没有看见其他的学员。邪恶很狡猾,为了不让我们生疑,还组织了其他监区的服刑人员体检。轮到我时,我看见面前一个条桌前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五十左右的男医生。只見他拿出一支针筒,用一根软塑料管子使劲儿勒住我的左手腕,用针筒抽血,可是怎么也抽不出来。然后他就拿手在我的胳膊从上至下用力使劲儿往下推,结果只有很少的血流出来。我一看,不仅血少,而且是污红污红的。我当时暗想:怎么自己的血还不如常人的血鲜艳了呢?!事后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了我免遭活摘器官给医生演化的假相呢,弟子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遂宁市政法委邪恶残酷谋害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限于篇幅,这里略举二个实例被遂宁政法委的国保、公安、狱卒涉嫌活取器官残杀的法轮功学员,见识见识被中共洗脑魔变成的恶鬼的“执法人员”,是如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最恐怖、最凶残的非人类虐杀的。

◇彭方建死后,家人见到他脑后有一个大洞

彭方建在灵泉寺看守所死后,家人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两手拳头紧握,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灵泉寺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脑后为什么有一个大洞?是活取了人脑和器官?否则怎么会是那种表情?

彭方建,男,四十五岁,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从绵阳新华劳教所释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宁仁里镇派出所恶警饶军、镇“六一零”头目袁小林、“六一零”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彭方建一直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杀。(派出所所长段守昆为什么敢讹诈彭方建家人五万元巨款?)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瘀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老父亲也悲愤去世。遂宁仁里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证实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里镇派出所警察对此称:“人死了。这是国保大队管的,不属于我们管。”

◇李宪民在射洪县看守所被剖脑开膛

李宪民,女,五十一岁,西师毕业,被迫害前系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股长。在中共的迫害中,她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撤销此职,并被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停发工资。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一时,李宪民到县政府招待所参加亲友的团年宴,被四名“六一零”便衣特务强行绑架抬上车,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历经六十五天的酷刑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李宪民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半夜一时,在射洪县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李宪民被非法抓捕后,恶人还抄了李宪民的父母家,两位近八十岁的老人受了惊吓,其父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惊吓而死;母亲至今怕见生人。

在迫害过程中,县国保大队长周渊恶狠狠地对李宪民说:“这回不把你整进去,算我手艺瘟。” 四月六日上午李宪民感冒发冷,报告看守所,恶警一直不理。拖至下午二点,恶警才叫了一个曾经当过兽医的姓蒲的人(此人是射洪武安人)来输液,不久李宪民又拉又吐,晚上七点,看守所所长王某和狱医叫恶警杨秀将李宪民送人民医院,医生要求住院,但杨拒绝住院治疗,要将李宪民带回看守所输液,九点过,回到看守所后,又输了不明药物,李宪民就全身发冷,眼睛鼓起,十点左右就被迫害致死。注:李宪民在看守所的情况是狱卒叙述的,真实情况只有看守所王所长和狱卒杨秀知道。家属赶到时,看见头颅已被剖开又缝合好,肠子摆在地上,主刀医生遂宁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将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参加解剖的单位及人员还有:市检察院龙处长、县政法委、县“六一零”、县检察院、县看守所。

而李宪民是被活取器官,还是死后被剖脑开膛取走器官、脑髓,这个只有王所长和狱卒杨秀和主刀医生梁海桥主任知道。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