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冰水一滴滴落在头顶

大陆弟子


【正见网2021年07月18日】

前年,晴同修听说我回来了,就来看我。那时我修炼状态极差,不管我如何学法,都感觉法离我好遥远,怎么都触碰不到法。学法不得法的状态让我痛苦落泪,晴同修静静的听着,抬眼坚定的看着我说:别急,今天开始我每天晚上过来,陪你学法,一定会好起来的,大法无所不能。

那以后每天我们就抓紧时间学一讲法,然后交流自己在法中的体会,谈谈今天讲真相是从哪个角度讲的。晴同修从来不指出我的问题,也从来不建议我如何去做,她只谈自己在法中如何认识与如何归正。在她纯正的场中,自己不正确的思想、念头、行为一个个就自动跳出来了,又一个一个自己归正了。

一天我对晴同修说:你发现了吗?我和你交流时有什么地方不同吗?每次交流时,你都是说师父怎么怎么说;而我是讲别人怎么怎么说,明慧文章怎么怎么说,我这是不是就是学人不学法呀?她微笑着点点头:认识到了就好,我们修炼一定要以法为师,要按法的要求做,要对照大法去修。

记得“七二零”前,晴同修讲了他们老学员進京护法的一段经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身边人讲那段真实历史,让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与邪灵的恶,那邪恶真的是邪,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晴同修又和其他同修一起去了天安门。那次被抓進去之后,感觉迫害明显升级。一天晚上,晴同修被恶人拉出去,把她头顶心对在一个水龙头低下,让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头顶心。我揪着心听,晴同修问: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就象一把冰剑从头顶直插到脚,那是针对我怕冷的执著心来的迫害。多么善良的同修啊,在那么严酷迫害下,依然是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没有一丝怨恨的心。

后来她们三十多个大法弟子被转送到天津(印象中)的哪个看守所,在那里也发生了一件正常人怎么都想不出的变态迫害。一天三个女警察,打开门進来了,所有人都在通板上坐着。她们一進来,指着一个大法弟子让她过去。谁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安静的看着。那个女弟子刚走到她们面前,就见那三个女警抓住女弟子的前胸,把一壶刚烧开的水倒進她的前胸乳房处,所有人一下全冲过去了。她们还是人吗?还是女人吗?我在心里呐喊。

晴同修在第二年元宵节过后几天,在讲真相时被非法绑架,从此就音信全无。晴同修,你在哪里?你能听到我在呼唤你吗?你知道我们都在牵挂你吗?未得救的众生还盼你救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