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着危险来听真相和“三退”的小伙子

净莲


【正见网2021年06月20日】

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大约十点四十分钟左右,我妈早已入睡。只有陪伴我妈的姐姐还正在网上看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她俩都同住在二楼的各自寝室里。这时我姐突然听到楼下的菜园地里一声闷响,接着再“咚咚”一声巨响就没声音了,她随即从寝室里跑到外边的走廊上伸出头往楼下边看,只见下边菜园地里有一团“黑咕隆咚”的东西,但看不清是什么,就自言自语的说:啥子东西掉下去了呢(她以为是房顶上什么东西掉下去了)?结果她话刚一落,就听到一个男士小声的回答说:“是我,我不知道怎么连人带车翻到这里来了”。我姐一听,立即给我打电话(我在异地城市),将突然发生的事在电话里简单的对我描述了一下,询问我怎么办?我说:这个人可能是来听真相得救的。我姐姐说:那好,我马上到楼下去给他讲真相,劝三退。

与此同时,我姐立即将我妈开放式的厨房灯打开(这灯的光很强,可以将公路照得很亮,一楼也能借光),当她下去的时候,才看到有一辆电动三轮车侧翻在我妈的菜地里,人还困在车里出不来。我姐就关心的问他:小伙子,路那么宽,怎么会翻开到我妈这个小菜园地来了呢?他说:他也不知道。接着对我姐又说:他的老家住在离我妈家二十里地以外的一个小乡镇,他在城里经营着一家小超市,四十多岁,他是从老家吃完晚饭回城里超市去的,由于吃晚饭时喝了一些酒,天色很晚,当他的三轮车从约三十多度的夹角、一百多米长的斜坡公路顶点路经我妈家门前几米的菜园地(下坡约三十米)位置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电动三轮车好象刹车突然失了灵,不听话,瞬间借着冲力,车和人就连翻带滚的直接冲到这。他说:整个过程已经把他给吓蒙了。我姐问他说:那你人摔得怎么样了?他说:我不知道,整个人不能动弹,小腿挂伤了,在流血。我姐说:小伙子,你看你的车这么重,最起码也需要七八个人才能翻到公路上去,凭我一个人的力气是帮不了你把这车弄到公路上去的,你现在是在我妈家的公路右侧约两米左右深的闲置空地土坎下,也就是冲到我妈的菜地里来了。我虽然出不了力,但是,我可以告诉一个有效的方法,那就是你在心里诚心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借助神的力量,神可以帮你把你的车奇迹般的弄到公路上去的。他说:你不用管我,我不相信有神,也不相信法轮功,我只相信我自己,我会打电话找人来帮我。

我姐看又遇到一个受党文化毒害的无神论者,知道他不明真相,所以就继续对他说:小伙子,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你好,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已经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因为法轮功是修佛、修道、修神的,是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共产党电视里宣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你不要听信邪党的谎言宣传,只要你相信我说的话,神就一定能出手帮你(弄上去)的。那人不再答理我姐说的话,只管打他的电话。在我姐与那男士说话的同时,有两位(年轻的)邻居也陆续出来关心我妈这边出了什么事,因这两位邻居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是大法的受益者,一看那男士那么顽固,不听劝说,就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我姐只好一个人站在菜园地旁边等他给他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四十多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接他的电话,更谈不上来帮他的忙。最后我姐劝他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快到晚上十二点了,这深更半夜的,有谁能来帮你啊?你自己先走路回城里去(只有约四里多的路程),明天白天找人来帮你的忙,我也好回去睡觉了。他说:我三轮车里还有东西(拿到超市卖的饮料),我姐姐说:你的东西我们不会要,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帮你看着,不会丢的,你自己先回去睡觉,明天再来吧!最后,他很不情愿的慢慢从车里爬出来回城里去了。

话说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我姐炼完功后,到一楼去看整过出事的现场,才发现,那三轮车不但将我妈的菜园子篱笆围栏给冲破了一个大缺口,还把我妈用于供养师父的一棵植物鲜花给碾压得翻根了,同时还将靠篱笆围栏里边种的新鲜蔬菜也碾压了一大片。

我姐就在我电话对我说:那人昨天晚上不听真相,也不“三退",三轮车如何将我妈的篱笆围栏、鲜花和种的蔬菜等弄坏的程度细细向我道来。她还说:她没办法把弄坏的这些恢复到原样,担心我妈会因此找那人麻烦,因我妈对她这篱笆围栏看得非常重,她认为可以防小偷,所以担心我妈发现后一定会让那人赔之类的事,她问我怎么办?我想:那人既然不听真相,又不三退,就建议让我那没修炼的小弟来处理这事。接着,我姐姐就把发生翻车的事故给我小弟在家人群里说了,希望小弟来处理这事。小弟马上就对我姐姐说:他已经在单位连续上了三天班(值班),现在还在单位上,就让我姐姐打110报警来处理。我姐说:报警可能对这人会不好,因他喝了酒,肯定是要受罚的。我再接着说:出这事也不是他有意而为,他是男人,有力气,那就让他帮妈恢复好篱笆围栏就行了,其它的损失就算了,不需要他赔什么。我小弟接着叮嘱我姐说:那行,在没有恢复之前如他要骑车走,就必须留下身份证和电话号码。小弟再接着对我姐重复强调:大姐,记住,不押身份证不能让他动车,否则,他跑了你找谁去?还叮嘱我姐说:要电话时,需要打一个核实电话,看是否是他本人的电话?这时,我的堂侄女(不是修炼人)也参進来说:啥都不说,就让他把篱笆围栏还原就行了。我丈夫同修说: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应该让他走,不应该要那人做任何赔偿或还原之类的事。这时,我大弟看到了我们讨论怎样处理发生事故的方案时,直接就对我姐说:大姐,只要人没出事就好,不要报警,也不需要他还原那篱笆墙,更不要让他赔什么(碾压的植物花和菜),让他把车弄上去后走人就行。大弟接着说:我们家(除小弟)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师尊让我们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虑问题,他又不是有意而为,不能给别人找麻烦,至于那篱笆围栏缺口,就让大姐自己先试着恢复,如果恢复不了,需要花钱或请人帮忙,所花的费用由他来承担。我姐说:要得。我堂侄女看到我大弟的安排后说:这家(修炼法轮功)人真是不一般啊!太了不起,太牛了!她接着说:我们为你们家的善念点赞!赞!赞!那人遇到你们这一家真是太幸运了啊!

既然大弟都这么想,我觉得这样处理应该是最好的。之前我主张他还原篱笆墙,主要是觉得他不听真相,又不三退,我不要他赔损失,那至少也得让他恢复篱笆墙吧!通过这件小事,我和姐姐看到了我们修炼中的心性差距,为我们的心性不到位而感到羞愧,愧对师尊对我们的教诲。接着我对姐姐说:只要我妈不把篱笆围栏被损坏的事当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就足够了,后续恢复的事由姐姐先试着处理,如果她弄不好,就等我和大弟过几天回老家看妈的时候再来一起想办法修复。我姐姐马上就把我妈从楼上请下楼来,让她看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故,再把我们大家悟到怎样处理这件事的想法对她细说以后,我妈也就答应不再找那人麻烦,并对我姐说:等那人来了,就让他走好了。小弟看到我们仨姐弟的处事心态和我妈的平静的情绪后,就对我姐姐说:既然这样,怎么处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能让我妈有心结,妈能释怀就没啥了,但还得让那人与姐一起修补篱笆围栏(墙),能还原当然最好,不能还原也不去为难他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那男士没带任何亲友,只身一人来到昨天晚上翻车现场,站在公路边上,闷闷不乐的在那观察他翻在菜园地里的三轮车。我姐看到他来了,就下楼去又对他说:小伙子,你看你车翻到这里,咋弄得上来嘛,我昨天晚上让你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不念,你说你不信,你看今天依然没找到人来帮你的忙,他不说话。我姐姐又对他说:你看,你的车把我妈的篱笆墙、花、蔬菜弄坏了这么多,我们家不要你赔任何损失,因为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要我们修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遇事要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虑问题,所以,你只需要想办法把车弄上去就可以走人。他一听,那愁眉苦脸的表情看起来舒展了一些,但还是不说一句话,我姐再说:小伙子,你知道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江泽民因为他个人的妒嫉之心,妒嫉我们的(法轮功)师父拥有一亿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江泽民就利用它手中的权力,全面镇压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人,由于法轮功是按真、善、忍标准要求做好人的,是修佛、修道、修神的。那么,以江泽民为首的共产党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与天斗、与神斗。我师父早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就对所有的众生讲法说过:“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洪吟二》——《入无生之门》)。共产党从成立到现在已经一百年了,在这一百年中,它发动了历次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学潮运动’,至少迫害死八千多万的生命;从九九年到现在,共产党镇压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至少迫害死几千上万大法弟子的生命,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共产党要与天斗,与神斗,它要与神赌,所以神要清算(它)这个恶魔邪教共产党。这么多年你可能早就看到,到处都能看到法轮功弟子的真相粘贴: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神的慈悲,是希望那些还相信神、内心还存有一丝丝善念的善良人,在神灭邪恶的共产党时,不被邪党捆绑在一起作陪葬,三退后的生命就归神管,就能留下来,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依然不说话,我姐再继续对他说:小伙子,你相信我,我是为你好,我是真心帮你的,他还是不答话,只是听我姐说。这时,他对我姐说:他到坡顶上去找吊车师傅来帮忙。十多分钟以后,他一个人从坡顶回来,依然愁眉不展,对我姐说:吊车老板说,可以来帮忙,但最少需要付一千元的吊车使用费,因吊车已经外出作业去了,还得等约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让他在这等着。

我姐又继续劝他说:你看,你等那么长时间,还要付那么多钱,你开超市一天能有一千块钱的利润吗?你相信我,我肯定是为你好,我是真心帮你的,你的车掉在我妈的地里,肯定是我师父让我来救你的,如果你按照我给你说的,同意三退,再诚心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一定会帮你,我师父就会派人来帮你(把车弄上去),说不定你还不用付一分钱,不用浪费那么长的时间等吊车,可以早点回去开超市挣钱,你说这个方法能不好吗?我只能用这个办法帮你了。当我姐说完以后,他可能觉得我姐姐说得有道理,反正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就对我姐说:他曾经当过兵,入过党,他同意用他的真名字退出他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组织;然后就跟着我姐姐小声学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俩念着念着,不到十分钟,不知什么时候,空荡荡的公路上三三两两聚满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有邻居、有進城过路的、有对面租房搞装修和闲散的人,只听见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议论着,都在出主意想怎样把这三轮车从那低洼处弄到公路上来。说着说着,对面搞装修的四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和过路的三个人来到他面前表示愿意帮他的忙。他当时很激动,感觉事情逆转太快,觉得太神奇了!这时,他一直紧绷的脸一下转为笑脸,转过头来对我姐说:如果不是他的亲身经历,他真的不信,这事太不可思议了。就这样,他们八人一同齐心协力,几分钟时间,硬是把这至少两百多斤的电动三轮车加饮料货品,给连推带抬弄到公路上去了,一分钱没花。

更神奇的是:他的三轮车弄上去以后,通过试开,刹车和其他部位都没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骑着回城里去。完事以后,我姐对他说:小伙子,你现在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了吧!他激动的对我姐说:大姐,我以前不信神,也不相信共产党,但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从小到大,受共产党洗脑宣传,对法轮功有误解,通过这事,现在我相信了,我真的相信法轮功是修神的了,也相信真的有神存在了,真的是太神奇了,谢谢你告诉我(法轮功)真相!也谢谢你们的师父派人来帮我!谢谢!

我姐最后感叹的说:师尊太慈悲了!!!这个小伙子明白的一面想得救,冒着危险,以这种方式来听真相和“三退”,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