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人生路 得法获新生(6)

日本大法弟子 望月


【正见网2021年07月11日】

执着儿女情 从一无所有到实修后柳暗花明

师父在《轮法轮》中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我有个女儿,遇人不淑,嫁给了一个日本人后代,他父母离异从小来到日本,是父亲带大的。他因为对我女儿特别好,表面功夫做的也不错,我在不了解底细的情况下同意了这门亲事。不料结婚后才发现,这个孩子竟然是个惯偷,还有黑社会背景。从此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他犯了案被抓进去后,也曾去看守所看他,给他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因为我和女儿家离的很近,所以一出事,女儿就往我家跑,他们常常吵架,他还不让我女儿要孩子,所以女儿每次都哭着回来,过几天后他又哄她回去。一做案,警察就来家里搜查,搞的整栋楼都不得安宁。

那時我女儿刚刚走入大法修炼,他不同意女儿学大法,让她在大法和家庭中做出选择。为此还动手打她,我心里难过,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有一天,天下着雨,我女儿哭着回来说:“他把我赶出来了,把我打的眼睛都打肿了,胳膊也疼。”丈夫生气了说:“我都没有舍得打我女儿,他敢打你,我去找他去!”我和女儿从法上交流,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

一次在他的逼迫下,我女儿最终选择了大法,他们离婚了。可是离婚后他还是来找女儿,女儿上下班他就去工作单位找她,不让她回家,让我每天都为她担心。这样我们全家决定买房子离开这里。那天女儿告诉我,说她梦见她自己是个皇后,和皇帝(前夫)一起坐着金色的车,往皇宫里去,他给了她很多的珠宝礼物。原来是女儿欠他的,他们生活了六年,女儿也受罪了,欠了他的债,用了六年的时间还完了。至此他再也不来打扰我们了。

我们搬到了新房,房子宽敞明亮,我出门坐车去洪法也很方便。每月只付不到十万日元的贷款。当時我女儿一个月挣不到二十万,我丈夫每个月有三十万的收入。我们生活过得还不错。可是好景不长,两年后我们去纽约参加法会,同修给我女儿介绍了一个澳洲的同修,这样女儿结婚嫁到了澳洲。就剩我和丈夫两个人了,生活也还无碍,又过了一年,有一天他回來说单位倒闭了,他失业了!我感到震惊,心想房子贷款该怎么办啊?我面临一无所有了,如果没有钱付贷款,银行就要收回我们的房子了。我只能求师父让我卖掉房子,我想修炼的人应该是有福分的,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为了女儿,为了不让她受前夫的骚扰买了房搬了家。因为亲情不去,给自己招来这么大的难。哎!弟子不争气啊!

卖了房子,我真的一无所有,每年去澳洲探望女儿或者参加法会,回来后我都是住同修家。居无定所,又没有钱。真的尝到了被情所累的滋味。也彻底感受到了修炼是多么严肃啊,最对不起的是师父,觉得自己又给师父添了很多麻烦,心中痛悔不已!

一次去澳洲回来,下了飞机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在一个月前我就给丈夫打电话说到时候回来,让他给我找个住的地方。下了车,他看到我说:“我带你去吃饭。”我们结婚30多年,他从没请我到饭店吃过饭,这次怎么了?在车站不远处的饭店吃过饭已经12点了。我说:“我累了,住的地方你给我找好了吗?现在都半夜了。”半天,他说:“没找到住的地方。”我呆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在说什么啊,没有地方住,你还带我吃饭?”我无语了,泪水滚落下来。对他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我仰望星空,我不知道我在他心目中算个什么?!我真的想跑到近在咫尺的桥上跳下去。我站在空旷的广场上冲着天空呼喊:“我该怎么办?师父弟子该怎么办?”这么大的日本没有我的立锥之地?我求师父帮帮我。我的手不知怎的一下子碰到衣兜里的电话。我掏出电话,擦干眼泪,一眼看到T同修的电话,前几天他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阿姨回来了。”我的泪不争气的再次滚落下來,哽咽地说:“我现在在马路上,没有地方住。”就说不下去了……他马上说:“快上车,到我家来。”当时还有个同修也住在他家,T同修就让那个同修去车站接我。已经是最后一班车了,下了车我看见同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只有哭。

心中对丈夫的恨不断地翻滚,我恨他,我这三十多年的付出,我的一切甚至连命都快没有了。要不修炼我恐怕只剩一把灰了……我躺在床上睡不着,静静地思考。

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应该这样的。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我放不下对女儿的情,害了他,也害了自己,对他还起了怨恨心,我们俩能成为夫妻也是缘份,为什么我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呢!我太看重自己了,他也不是故意不给我找住处,他一定是尽力了,是实在没有办法啊。我只想着是别人对不起我,想想他为这个家也付出了很多,他上班的时候成年在外面跑,饥一顿饱一顿的,他那時是釆购员,经常跑外地采购,多不容易啊!这次买房卖房他也操心上火,没有地方住,他就住在宿舍的一间屋子里,里面住着三个人还得自己做饭。大家用一个炉子轮流洗澡。

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说:“人想怎么做呀,人想怎么发展呀,人想把社会达到什么状态呀,人想自己说了算,可是到今天为止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我想我已经修炼了,有师父有大法就行了,我明白了一切都自有安排。悟到这儿,感觉师父把我身上怨的物质拿掉了,也不怨他了,心里敞亮了。

第二天炼完功我去区役所找到了负责人,谈了我的情况,告诉他我丈夫失业,我们不得已卖了房子,现在我们也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连住处都没有。他们了解了我的情况,商议后决定给我解决生活问题,生活费和住房都得到了解决。对他们的帮助我深表谢意,其实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解决的,因我去掉了怨恨心。只要实修,师父什么都给弟子做。

再去怨恨 放下夫妻情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我每天早上炼完功就出去洪法,晚上学法。一年四季没有休息日。有一天老家妹妹打电话给我,说我丈夫领个女人到家里去了,还领她到处旅游,我婆婆也回去了,那个女人都叫妈了。过几天儿媳妇也告诉我:“老妈,老爸在中囯有女人了。”我的邻居也告诉我:“你每天不在家,他们就在网上聊天。”他们还告诉我,他们的关系都很久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原来所有的人都知道,只有我像个傻子似的蒙在鼓里,还对他一心一意的。心想他简直就是个骗子,骗了我这么多年。

有一天,我出门刚走出去不远,就又返回來取忘拿的东西。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电脑打开着,我听见,也看到他们的对话,感到好恶心。以前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么多年,他不会疼人,也不会说好听的,还做这么龌龊的事,我恨当初为什么选择他,当时那么多人追求我。我跟他三十多年了最后竟然这个结局。天哪,感觉我的世界坍塌了!为自己感到不值,这一生我为他付出的一切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的脑海展现,然而,他却这样的辜负我,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

他每年都会回国,我从不过问也没想过他还有这么一手,他头一个月就把机票买好了,下月的开支给我留下来生活费,其余的钱他全部拿走。原来是给了那个女人!太过份了!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这简直太残忍了。我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恨不得马上离开!痛苦的感觉快要令我窒息,我要离婚,这样不行,每天面对他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我压住心底的火跟他说:“我们离婚吧,这样大家都痛苦,你把我当什么了,我还沒有死,你大摇大摆的领女人到我家,我家没人了!你欺人太甚了!”我越说越委屈,泣不成声。

他一声不吭任由你怎么哭闹他也不理你。一个晩上我都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中,不能自拔。第二天我就去区役所离婚,我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心中被痛苦塞的满满的。我只有不停的哭泣……走在马路上,就好像马路只属于我,我看不见任何人,看不见信号灯,看不到人,也看不到车。就跟疯了一样,忽然一辆十吨大卡车停在我的腿前面咔咔咔的响,司机连着按了几下汽车嗽叭。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车辆都停了,马路上所有的行人都停下来看着我。司机打开车窗狠狠的骂我,我木木的站着,擦去泪水,深深的给他鞠了一躬……

我让恨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我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刚才要不是师父保护,说不定我就命丧黄泉了。我渐渐清醒了过来,到了区役所拿到表格添上名字,等晩上他回來跟他说:“请签字吧,我签完了。”他不作回答。我说:“签吧,分开对我俩都好。”他不理我,过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字,我不签,我也不放弃她,即使离婚,我也不会娶她,是我对不起你,但字我不签。”我伤心极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几天,法也学不進去,出门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感觉这个关太大了,真的过不去了。我每天都哭,哭得快泪流成河了,我的头脑中除了怨恨、难过,什么都没有,还没有人可以诉说。一天晩上,我做了个梦,我们那么多的大法弟子都在海边,海水是那么的清澈,水里的石头都看的那么清楚,我们站在水里,水有尺深。大大小小的鱼儿在腿间游来游去,我们一起交流,我丈夫也在那里,和大家开心的交流着,海边有一张桌子,两个板凳上面坐着两个人,她们拿笔正写着什么,其中有一个是澳洲同修叫苏三,每次去澳洲我们都一起交流,洪法。我一看到她也坐在那里,我走过去对她哭着说:“帮帮我,我要离婚,他不签字我该怎么办?”我哭的那么的伤心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她望着我说:“望月,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他不签字,我真的没办法。”我哭醒了,枕头都被哭湿了。我坐起來,擦干眼泪,想着刚才的这个梦,我要认真思考一下了,她名叫苏三,为什么叫苏三?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我悟到苏三反过来的话应该是三思,做事应该三思而后行啊。我怎么那么执著非要离婚,非要签字,一味的想他的不好,想自己怎么怎么受了委屈,我心中只有自己,是希望以我为中心,符合自己的意愿才高兴,反之就不干了,就开始钻牛角尖了。我让怨恨把我折磨的这么苦,我不成了一个常人了吗?甚至是连个常人都不如了。我静静的回想着最近所发生的这一切。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 “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是他欠我的,我恨他,恨得那么深。我从没想过他的感受,我修炼了,也不需要夫妻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修心断欲,可他是个常人。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吃,吃不到一起,他吃肉我不想吃,常人的话我又不爱听,我们活在两个世界里。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是呀,我修炼了什么也不要了,什么事我都要求他,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看,那么自私,怨恨他不能随和我,这个怨恨心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是修佛的啊,而佛是慈悲的啊,师父的弟子应该做到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我没有忍,更没有善。我要去掉怨恨心,它是假我,不是真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说是放下,可怨恨心不肯死啊,还常常往外返。我就多学法,走路背法,有时间就念诵九字真言,让自己时刻溶入法中。

慢慢的,我去掉了很多怨恨心,不断的去掉私,放下自我。有一天他做好饭招呼我来吃饭,我真诚的对他说:“我原谅你了。他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对不起你。”

放下对婆婆的怨恨 修炼环境改变

过了三年,我申请到了政府的福利房,我很高兴,终于有自己的空间了。拿到钥匙我就开始打扫房间。这时我婆婆来了,这一来居然就住下不走了。她有自己的房子她不住,国家给她换了4次房子了,她还不高兴,每天骂骂咧咧的。那时,我的腿走路不便,我的新居就只有两间屋,她就占了一间,我们夫妇俩一间,房子非常窄小,屋子里摆上家具就没有太多活动空间了,丈夫人高马大的,我晩上起夜都困难,再加上当时腿还在消业,去个厕所都得连滾带爬的。这时,我的怨恨心就又上來了,开始还能忍住,心想也许婆婆过些日子就回自己家了。可是我想错了,她根本就不走了。她每天什么也不干,还要我照顾她,她不开心就骂。有一天我问她:“你除了骂人还会什么,这个家的人都死光了,你只有这一个儿子了 (指我丈夫),你把他骂死了,你也没有好日子过啊,政府给你房子了,你怎么不去住啊?”我忍不下去,有时忘了东西回家去拿,看到她正拿着电话在跟别人在骂我。我觉的她是克人精,她的两个丈夫,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那么年轻就被她克死了。从她回日本后,她的两个弟弟姐姐也都死了,在她心目中,只有她自己。有时我也在忍,可是她却变本加厉越来越过分,我做好饭给她端过去,她又端岀来倒在鍋里自己再盛上。

动不动就开骂,问她为什么,她说你不知道啊,我说不知道,她就说不知道就算了。我做饭,她打开门缝偷偷的看我,跟做贼似的,上厕所她不开灯,从小窗口里往外看,有时碰上会吓我一跳,有時她又一声不响地突然站在我背后,跟鬼一样,吓得我心砰砰地跳。婆婆还和丈夫吵架,等我回来就改成骂我,我的忍耐真的到了极限。有一天我说:“你那么了不起,还住在这里,你对我好吗?说骂就骂,这些年,我没钱,你给过我吗?我没房子,政府给你四个房子了,你帮过我,说让我去住了吗?你那些孩子都死了,又想来把你这个儿子也闹死是不是,这个家你从來没有一天安静过。”她不说话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欠了她多少,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就把我的东西扔了,每月我还要陪着她去医院看病,她每年都要住院,有次我带了三个大包,准备帮她住院,我拿着那些包沉甸甸的,她还装做病重,让我用轮椅推着,检查了半天,医生说:“你没有病,回家吧。”她不走,就坐在那里,好一会儿,医生又说:“你没病,回家吧。”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就到门口等。医生走近我说:“她没病,你带她回家吧。”我无可奈何的对她说:“你走不走,医生说没病。”然后就推她出门。她到了门口叫了辆出租车,提上三个包坐上车就一溜烟儿的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晩上她又跟丈夫告我的状,我好委屈,受丈夫的气还要受她的气,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辈子遭的罪,受的苦再次涌上心头,我想离开他们,可是又离不了。

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们,感觉太难过了,就一气之下去了澳洲女儿家。和他们在一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跟他们在一起我忘记了一切烦恼,和那儿的同修学法,交流,洪法,讲真相。时间一晃,签证快到期了,我想,不能总是躲避,记的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我不面对自己的关,那哪算修炼啊,在修炼上我不能当逃兵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我平静下来,回到日本的家,前几天还好,过了几天那些怨和恨又返上来了,我就和同修交流,那个同修是开天目的。她说:“你知道吗?有一世你把人家从城墙上推了下去。”我不知道,也看不到,可一切都是业力轮报,那么现在人家这样对我,也是公平的。是我欠的债,应该还,我感觉怨恨心变小了。我把心放下,心想一切随缘吧。之后,我就默默的不做声了,她看我不出声,就更来劲了,把尿倒在洗碗池里,上厕所故意的整一地的屎尿,踩我一脚。我无怨无恨的收拾好。想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有一天晚上,她大声骂我,真是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我笑着看她骂,这時我丈夫正在泡澡都听不下去了,从澡堂里跑出来对他妈大声喊:“你去死吧,天天闹,没有一天安静日子,人都让你搅死了,这个家也要玩完啦。”她不出声了,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对丈夫说:“算了,我还是找房子搬出去吧。”我找了房子,回家告诉丈夫:“你也别生气了,当初你求我让她留下来,谁知道是这样,我出去就好啦,我出去找个扫地的活,自己掙房钱,那2万五千我吃饭买票用。”他说:“你都快奔70岁的人了,哪个地方会要你,别去了,就在这儿呆着吧,今后你什么也不用干,也不用做饭,我来做,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愿意干嘛就干嘛,也不用你买菜,我还没死呢,有我在没事的。”我反复思考,正法现在到了最后,现在是抓紧救人的关键时刻,只要她没有干涉到我证实法,我为什么要走呢!修炼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我不再怨恨,放下那个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心。我真的要做到慈悲,宽容别人。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我想,我的忍也没有做到心甘情愿的忍,而是含泪在忍,这么多年的怨恨心一直没有去掉,是我把它养大了,反过来它来控制我了,让我变成一个不善的人,我要返本归真,就要修掉它,而它不想死就来干找我,它不是我,我是主佛的弟子,怎么能让它来左右我,控制我?!我要消灭它,彻底的消灭它,我要返本归真,要和师父回家。

我每天发正念,走路,坐车,有時间就在心里念着:“灭掉怨恨心,不平的心,我要回归善良的本性。”虽然这样做,但有时候还是不停的返上来,我就想:那不是我,我不要它。我说:“师父我不要它。”渐渐的,我感到我的心变了,家里也趋于平静了,她也不和我吵架了,她现在有政府安排的护理人员照顾,也不需要我陪她去医院或买东西了。我的修炼环境在逐步变好。

我想起师父在《洪吟》〈做人〉中的法:“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

我在写这一篇的过程中感受到师尊又给我拿下去很多怨恨的物质,感到一身轻松。我要继续努力彻底改变自己,去掉修炼人不应该有的所有执着心,跟师父回家。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