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我心里敞亮无比

晶莹


【正见网2021年05月22日】

我是做过造漏手术的。没做手术以前,我不知道解大便的概念,常年累月不知道解大便是什么滋味,是一种渴望,又是一钟痛苦,痛苦的无法用语言表达,肚子憋的像块砖,痛的身上、头上、胳膊上豆大的汗珠在往下滴,现在想起来都怕。没办法做了造漏手术,手术做了也不行,还是解不出来大便,发高烧。我跟丈夫说:别治了,我不想治疗了。医生说要得败血症,此时的我精神上已经颓废,就想随便想得什么症就得什么症吧,反正不活了。抱定了这个不治的心后我反而觉得没那么大的负担了,心里轻松了许多。于是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手扶楼梯下去,索性坐到外面草坪上,听天由命吧!

医生说我活不了两个月了,没有希望了,心也凉了。

一、得新生
    
正在我对生命绝望之时,丈夫单位有一个老职工给我说,广场有炼法轮功的,听说效果不错,你去看看。我这离广场有大约四、五里路,我想也去不了。再说那几年气功盛行,得病后我也学了几种气功,不但收费高昂,效果也不好。之后又有一个同事告诉我广场有炼法轮功的,你去学吧,这个功也不要钱。就在这一天,雨下的很大很大,我准备去炼功点炼功,又听人告诉我,你家的车在什么地方,因雨大,路滑,撞在桥头上了,我听了也没动心,就径直去广场去学炼法轮大法了,这一年是师父传法的第三个年头——1995年。

从那天起,我精神了,身体越来越有力气了,也能骑自行车了,无论多远,只要有放师父讲法录像的我都去,从不落下。有一天看完录像回去后我就开始发烧,烧了一天,我也没有吃药打针,到夜里就好多了。第二天又开始发烧,夜里又好多了,我从法里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连续几天后不再发烧,而且出现身体从来没有过多轻松,后来不知不觉我身体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了。

二、北京上访
    
由于江魔头心眼小的不行,妒忌心大的不行, 1999年“7.20”之前我们当地的所有炼功点都遇到公安一次次的骚扰,他们穿着便衣用大扫帚专门扫我们的脚不让我们炼功。看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那么多,以各种借口开始造谣、诽谤、打压法轮大法,大肆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们炼功点的十来个同修就在“7.20”当天就去北京上访,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师父那么好,那么正派,大法那么好,那么正,可能上面不了解情况,是下面的政府支持公安自行干的,我们得去上面好好反映反映情况。
                 
一坐上火车,火车上的高音喇叭一个劲的广播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假新闻,火车上的气氛感觉到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东北的同修到了北京就下不去车了,转车又坐上我们这次火车。他们问我们带书了吗?当时我们每个人都带着《转法轮》。他们说只要能收到书就抓人,于是我们把书都给了一个有北京亲戚的同修了。下车后我走到最前面,公安把我拦住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打工的,检查我的背包,查我的身份证,我说我没带,只顾查我了,结果我们一块来的同修包括集中带书的同修都顺利的过去了。出来后我坐去天安门的公交车,车上的人很多,服务员叫我买票,我翻遍了背包也没有找到钱,我说钱丢了,你让我下去吧。下去后我一个人从北京火车站步行走到天安门广场。那天天安门广场的人太多了,中间有武警把着,我在毛魔头纪念馆的西边站着,突然跑到我跟前一个我们一起来到的同修,这个同修哭的眼睛红红的。她说我们一起来的同修有二个被抓到警车上了,警察还打了他们,我听了心里很不是味,她们有的撇下家中两岁多的孩子出来证实法,有啥错呀!

天黑了,我俩还在广场上,一个警察问我,你是哪的?我不回答,又问同修,同修也不理他,他就走了。又过来一个外地同修说,你们晚上不能在这,他们会把你们抓走。我们俩又坐车到西站,那里的管理人员屋里屋外都不让我们呆,后来在挨着草坪的地方,地上有些石头子,我用五角钱去小卖部买了一块废纸壳,那个老板把废纸壳给我后,把钱也还给我了,我和同修就睡在那里了。那地方到处躺的都是人,说不定都是同修吧。因为有师父呵护,晚上大热天一个蚊子也没有,睡的也很香。第二天我又去了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警察,我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就把我们带到广场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很多很多,满满的。我们就齐声背诵《洪吟》,声音很大,只要有一个同修起个头,大家就会接着背下去,刚背完另一个同修又起头,我们接着背,场面十分壮观,声音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天安门广场,回音荡漾整个北京城,在空中传递到人世间,乃至天上的众神都感佩!

就这样我们一夜没停,大约早晨四、五点钟的时候,警察用大客车把我们都拉到北京丰台体育场去了,那两天北京气温高达三十八度以上,他们就把我们关到体育场那儿晒太阳,也不让我们喝水,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身体没有因为饥饿和天气的原因造成伤害,后来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陆陆续续回家了。

由于没有证实成法,我一次又一次去上访,北京我总共去了三次,第三次在火车上被车警发现了,火车走到邯郸车站,让我下去,可邯郸不接。后来他们把我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两个月。

发真相资料

我知道师父千辛万苦传大法救度苍生,反遭如此诋毁。不是师父十分慈悲救度,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我不知道怎么感恩师父,真是师恩难报。于是回家后我就到处弘扬大法,我把法轮大法简介挂在单位大门口,我在旁边看着,最后还是被一个便衣警察给扯走了。那时没有不干胶,同修就用厚厚的塑料纸刻的底板,然后刷上广告色,做成红真相纸条,没有胶,我就用面粉做成浆糊,装到方便面袋,放在上衣口袋里。出去贴的时候,一边拿真相纸条,一边摸浆糊,贴的可快了。我一般利用早晨五点去贴,第一次贴的时候没骑车,刚贴完,武警消防队在路边集合,贴前也没看,谁知贴到他们大门口来了。这时天也亮了,才发现自己手上红红的,浆糊糊的老厚。我就握着拳不敢伸开,还好路边有厚厚的积雪,我就用雪把手洗干净了。刚到家把衣服洗了,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这是我的怕心招来了,我马上发正念,不要有怕心,去掉它,警察在屋里转了一圈就走了。

后来我们当地有资料点了,只要是证实法的事我就去做,只要是明慧发表的我就去发,整箱整箱的发。有一次同修来我家,我们约好晚上发资料,我们每人带上一大兜资料骑自行车到离市区有十来里的农村地方去发,把车子放到玉米地里,然后我们分头去发。发完后,我找不到她了,我就站在村头,用双手捂着当作大喇叭,使劲的喊着“真善忍好......!夜深人静,听的很远,把村子里的狗都招来了。它们围着我。“汪汪汪”的叫,我也不害怕。我走了,它们就散开了,这时发现前面有一点亮光,好像有个黑影,我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个墓碑,我看着坟墓上的墓碑,傻眼了,害怕了,站那儿也不知道走了。马上又感到头后边有个东西坠着,吓得我马上大喊师父救我!师父!师父!瞬间马上就好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呢,随时保护着我。如果没有师父的苦心看护,自己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碰了面,顺利返回了家。
                                                 
讲真相

我经常出去讲真相,会遇到很多动人的实例。仅举一例:

有一天我走到劳务市场,等活的人很多,我一去,就有人围着我问有什么活吗?我笑了,说送给你们一句幸福平安的话,他们说:你说吧,我说有了平安才有一切,经常默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真话,做善事,遇事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处处重德行善,谁这样做了,谁就会一生平安。这几个字是天法,谁念,就等于顺应天意,制约天灾大瘟疫,顺天则昌,繁荣昌盛,干啥啥好,干啥啥顺,还得把入过的邪(党、团、队)的印记去掉。因为在入它的组织的时候都发过毒誓,永远跟它走,要把生命献给它。发誓的时候,在你额头上就打上了兽的印记,神佛保佑好人,不保佑兽,只有去掉兽的印记才能保平安,这也是共产邪党害人的一种手段,用这种形式让人往地狱里拖,跟它陪葬。明白了这个道理,你们用真名、小名、化名声明退出都可以,都是在给它切割。我话音一落,很多人都到我跟前给我说他叫什么,入过什么。那个场面、那个气氛就像小学生报名一样都围着我说,我记录到最后还是没有把名字记全,因为人太多太多。我就求师父,弟子有没有记全记对的三退名字,求师父也让他们得救吧,过后想想感动得直落泪,这都是师父传的法大,大法的威力,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很顺利的离开了。

清除邪恶标语

我家住在小城的边上,离我家一里地左右有个农村小学校。有一天,我邻居送孩子上学回来说:姨,那个学校院内有诽谤法轮功的漫画。我听了一惊,这不是在毒害小孩子们吗?这是不是师父借她的口叫我去清理邪恶展板的呢?我就去了学校,到了学校大门口一看,我犯难了,学校只有上学和放学时才能开大门。下午我就趁学生上学的时候把车子放到大门外面,随着上学的孩子进去了,找到了墙上贴的诽谤师父的漫画,我心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来清除污蔑大法的邪恶展板,让谁都看不见。就这样我手揭着展板使劲往下拽,哗的一声,声音很大,扯了下来,那展板还是塑胶的,很大。我一边走一边把它握成团,最后团成像个大皮球一样,心很平静的走出大门,放在车篓里,骑上车回家了。回去后我用打火机把它给烧了,后来邻居告诉我说学校没再贴展板了。这样的事情有好几例,仅举一例。

学法背法

有一段时间学法静不下来心,只要一学法,心里就七抓八搔的,学法时不是加字就是少字的,有时一拿起书就害怕,心里发凉,把书放下来就赶快往外跑,上人多的地方去。感觉身体上的细胞都在动,感觉像虫子似的,这种状态持续可长时间,但无论如何我每天也坚持学至少一讲。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梦中骑着自行车在乡间的小道上,这时想恶心,就停下车子吐,吐出一个像丸子一样大小的东西,然后就出现了火苗在烧那个东西,感觉非常柔和,吐湿的那块地方也干干净净了。那火苗是蓝色的,应该不是这个空间的火,非常剔透。从那天起我学法就能静下来了,一切恢复了原始状态,谢谢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业力!

后来我就开始背法,背的很慢,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在家背法,半天只能背两个小节,到现在我整本大法书才背了四遍。背法给我的感觉是越背心越静,也明白了很多法理,心里总想哭,但是又说不出来的感受,是感动、感恩!

向内找,修好自己

我能在这个末法时期,在这个人间乱象混杂时期得到大法,是我的荣幸,是我的福气。我就想利用一切时间多做证实法之事,想着只要学法,做事就算修炼了。不知道向内找,向内修,遇到问题总是埋怨别人这不好,那不好,不反过来看自己。师父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通过背法和听明慧和正见的交流文章对照自己才知道差得很远,不向内找就是滋养邪魔,滋养各种负面的东西。以前出去讲真相怕家人阻拦,总想找个借口,撒个谎什么的,时间长了家人就不高兴。老头对我黑着脸,有时大声呵斥,儿子媳妇也经常找事,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我当时还想我是在做正事呢,你们谁也别想管我,虽然嘴忍住不犟,心里老不服气,搞的家庭别别扭扭的。后来认识到了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的法才明白我没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没修自己,没做到真,那也就更没有善了,虽然强忍,但那不是修炼人的忍。后来我就改变自己,堂堂正正给家里人说实话,不再有顾虑,这样家里人也都能理解了,我的环境也就更宽松了。

我用的小闹钟十来年了,时间走的很准,最近就是不走了,我想可能老了吧,那就换一个吧。就上街买个新的,把原来的给扔了,晚上睡觉把发正念的时间给睡过去了,一看表,结果刚走了一天的新闹钟就不走了。第二天又给商家换了一个,用了两天又停了,我还和小闹钟沟通,让它好起来,可晚上还是不响,后来就给商家退了。又在其他商铺买一个,还是那样,又给退了,我一连退了四个。

这才想起来向内找,找到了我有一颗贪懒的执着心,原来闹钟响了,我按着又睡了。为了去掉这个安逸心,我就在十点二十开始炼功,一个半小时后开始发十二点的正念,三点多再起床一气炼功五套功法,身体也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

得法修炼二十六年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实例很多很多,举不胜举,每一幕都是神圣的经历,每一幕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都离不开师父的精心保护。我们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的和师父在一起,才能做出更多慈悲救人的神奇的事情,才能使我们的生命展现金光。

我悟到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只有时刻向内找,才能不断提高,才能不断的归正这颗心,就能够走向圆满。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第一次投稿,小学文化,不会写,请同修指正,谢谢!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