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处处显神迹

湖北大法弟子 重生


【正见网2021年05月01日】

我名叫重生,出生于一九五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三月二十四日,是一个神奇的日子,因为我于一九九八年的这一天走入了大法修炼。在此后的修炼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见证了很多很多神奇的事。值此“五·一三”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我把在大法中修炼所遇见的神奇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分享。

我出生在一个备受共产邪党迫害、压榨下的贫寒家庭里,我家有四姊妹,我排行老三,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在温饱都难以保证的情况下,家里的顶梁柱——我的父亲在文革时被邪党诬陷为反革命分子,抓入大牢关押。家里仅有的一点家产也被抢走。母亲一个人肩负起家庭的重担,把房前屋后的斜坡开发出来种点菜,帮别人打零工赚点钱养活我们。在那样饥一餐饱一餐的日子里,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我,又落下了坐骨神经痛、腰痛、腿痛、颈椎痛等毛病,经常突然倒地昏死过去。病痛的折磨让我生不如死。

我母亲于九六年有缘走入大法修炼。她看我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在有一次上厕所倒地昏死醒来后,母亲跟我讲起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当时可能缘份没到,特别喜欢打麻将的我对母亲说:“修炼人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不能打麻将,把手指剁掉我都要打麻将的。”就这样,错过了一次机缘。期间,我大姐已走入大法修炼。九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的生日(我大姐也是这天的生日),我邀请母亲、大姐、亲朋好友一起来我家玩。傍晚,她们要回去了。我连忙对母亲、姐姐她们说我想修炼。大姐说修炼是非常殊胜美好的,但也是很严肃的。特别爱美的我,当时脸上长了很多黑斑。母亲说:“你想炼,那就要有恒心,有决心。你炼功后,脸上的黑斑都会消失,你会变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母亲的话更坚定了我炼功的信心,这一天,我毅然决然走入了大法修炼。三月二十四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

修炼大法不久,师父就帮我打开了天目,一直到现在我都是开着修的。我看到金龙、仙女,还看到各种各样的佛、道、神,还看到天龙护法,南天门大开等奇妙景象。记忆最深的是师父的法身帮我调理身体。

有一次肚痛,眼发黑,又一次昏到在地。我模糊且又清晰的看到一个同修来我家后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我看到师父来到我跟前,双手像推法轮一样在我腹前慢慢推动,最后在我的脚底下用手一拍,我哼了一声,看到一团黑色物资从我腹部往头顶出去了······,然后看到师父从我家墙壁处慢慢走了,师父穿着金黄的袈裟。自那次后,我身体上所有不正确的状态再也没有出现过,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清除了业力,净化了身体。

一九九四年,我家建一栋四层高楼房。建最高一层时,当时四周墙上摆满了待建的砖头。那天吃完饭,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但看到地上满是工人用餐后的锅、碗、筷、电饭煲、热水瓶等东西,平时不洗碗的我,对那些工人说:“你们去休息吧!我来帮你们收拾。”我正在洗碗时,突然从四楼上面掉下一块砖,直冲我的头顶砸下来,砸着我的头后又砸到我的手上,头和手一点也不痛,就像有人用手摸了一下,但把我正在清洗的电饭煲砸变了形。一整块砖砸成了碎片,碎片又砸坏了饭碗、热水瓶等东西。正在一边喝酒的两个哥哥吓得惊呆了,半天才说:“好险!好险!真是祖宗牌位供的高。”我连忙说:“不是祖宗牌位供的高,是我大法师父保护了我。我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们也沾了光了。”在场的人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信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A骑单车去张贴、发放真相资料。只剩最后一点资料时,我对同修说,我来骑车吧!她说这车一般人骑不好。本来就不蛮会骑车的我,一下就跨了上去。谁知车一启动,我就从车上摔了下来。当时,左手四指全部反翻过来了。A同修听到响声连忙跑了过来,说没事吧?我说没事。当时我的手迅速红肿起来,火辣辣地痛。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右手掰着左手,把左手慢慢掰过来了,不一会,左手就还原了,只是还红肿。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念九字真言,快到家时,手就消肿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四、五天后,我的手就完全好了,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别的县市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和一位同修抓到了派出所,要我交代一切,我不配合他们。他们上来四个人要我坐老虎凳。他们二人拉我的手臂,二人拉我的腿,把我往老虎凳上拖。我有点受不了,想用嘴咬他们。但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呀!我马上想到了师父,喊着师父的名字,“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奇迹发生了,他们四人像触了电似的,同时放开了拽着我的手,呆呆地站在那里。最后,放我们回家了。

我在修炼过程中,在师父的加持下,虽然见证了很多很多的神迹,闯过了许多许多的关难,三件事也在做,但总觉得力不从心,不尽人意。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心断欲,圆满跟师父回家。

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大法真相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