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预言交汇:特大瘟疫箭在弦上

李正宽


【正见网2021年01月07日】

 

预言并非虚无飘渺。那是天机隐现,启示众生。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等待,等待希望。

动荡不安的2020庚子年已到了岁末,人类即将迎来前途未卜的辛丑年。目前,无论是现实中瘟疫的走向与科学家的警告,还是古今预言的警示,都一致地指向了人类即将迎来更大规模的瘟疫。

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当大疫来袭时,自己应该怎样避祸就福?我们可以从当今的疫情形势、各种预言的启示,看清瘟疫的走势,并从科学和预言的交汇点上,一起来找到避疫良方。

一 变异病毒极具传染力 新毒株已“失控”

2020年12月21日,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Matt Hancock)表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发生了变异,并已“失控”。他警告人们,所有人都必须像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一样小心。

尽管全球数十个国家对英国实施了旅行禁令,但仍然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陆续发现了中共病毒的变异毒株,包括欧洲的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传统大国,北欧的所有国家,亚洲的中国、日本、印度、香港等,大洋洲的澳洲、新西兰,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南美的巴西、智利等。

1.    英国境内的变异病毒传播速度有多快?

从英国疫情走势来看,中共病毒在2020年12月中下旬急剧的加快了肆虐的步伐,到1月初疫情仍在不断加速扩散(图一,左)。截止1月5日,英国已经连续8天单日新增病例超过50000例。考虑到日均检测量所限,实际感染人数恐远不止于此。

在过去一年中,英国累计感染中共病毒的曲线图呈上抛物线状,在12月份出现了加速度的新“拐点”(图一,右)。

图一:2020年12月4日至2021年1月3日,英国每日新增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从2020年1月27日起,英国累计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数据来源:WHO官网)

我们可以再换个角度感受下变异中共病毒的蔓延速度:从2020年1月27日英国首次发现中共病毒到7月27日,这六个月中,英国累计感染人数为30.1万;而从2020年12月29日到2021年1月3日,这六天中,英国累计感染人数就高达31.1万。

2021年1月4日晚上,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宣布英格兰再次进入全国范围的封锁,预计将持续到2月中旬。

2.    德国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暴增

2020年岁末,德国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数呈暴增趋势(图二)。12月1日至12月31日是德国疫情爆发以来死亡率最高的一个月,超过16000人死于中共病毒。

其中,12月29日,德国单日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超过1100例,创下了单日死亡人数新高。相比之下,德国在6月、7月、8月与9月这四个月的累计死亡人数大约只有1000例。

 
图二:2020年8月至12月,德国每周新增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曲线。(数据来源:WHO官网)

12月26日,德国为首批民众接种了中共病毒疫苗。截止2020年底,德国共有13多万人接受了疫苗注射。德国政府因无法及时采购充足的疫苗而遭受到了严厉的批评。而法兰克福大学病毒学教授西塞克(Sandra Ciesek)则警告人们,切莫误以为接种疫苗就能够很快压低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

3.    年轻人成为易染群体、重症率高

2020年12月下旬,英国政府科学咨询小组成员弗格森(Neil Ferguson)说,有迹象表明,变异后的病毒感染了更多的15岁以下的人。

无独有偶,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Zweili Mukez)也表示,在南非的变异毒株引发的第二波中共病毒疫情中,更多的年轻人被感染,而且年轻人更容易发展为重症。

随之,世界各地陆续爆出年轻人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案例。

12月26日,美国纽约上州年仅四岁的幼童夏维尔(Xavier M.Harris),因感染中共病毒不治身亡,成为当地染疫死亡的最年幼患者。

12月28日,日本媒体报告了第一位死于中共病毒的国会议员。羽田雄一郎只有53岁,是日本前首相羽田孜的儿子,他在12月24日出现了感冒、发烧等症状,还没来得及检测,27日就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12月29日,一位年轻的美国议员莱特洛(Luke Letlow)感染中共病毒去世。莱特洛只有41岁,他在生前刚刚当选,但还未来得及宣誓入职,就离开了人世……

二、科学界与预言界同预警:更大瘟疫在后头

1. 来自科学界的警告

根据世卫在2020年12月底发布的消息,WHO的紧急卫生计划执行董事瑞安(Mike Ryan)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警告说,现在的瘟疫不是最大的。

瑞安表示:“这个病毒传染性很强,很多人得病死去了,但是目前此病的死亡率相对其它可怕的疾病来说还是很低,这对我们应该是一个警告。” 他还说:“下波的大瘟疫或更加严重……威胁将继续存在。”

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主任福西(Anthony Fauci)警告,他预计未来中共病毒的肆虐会更加激烈,美国未来几周“情况会越来越糟糕”。

此外,“美国前线医生”组织(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成员乌索(Richard Urso)医生警告说,当前世界各地出现了多个中共病毒的变种,会带来“引发致病性”,从而使人们在接种疫苗后死亡率更高。

2. 根据目前的疫情走势,寻找历史经验

上文提到的,无论是变异病毒在英国的疾速蔓延,还是德国“暴增”的中共病毒死亡率,以及病毒对年轻人的感染率和致死率的明显提高,这次中共病毒的二波瘟疫仿佛百年前历史的重演。

1918年春,西班牙流感刚爆发的时候,与一般的流感别无二致,因此并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重视。然而,同年的秋冬季节,当变异后的二波流感瘟疫反扑的时候,形势就有了霄壤之别了。

发生变异的西班牙流感病毒以剧毒毒株的形式出现,传染性急剧飙升,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蔓延到世界各地,不少较为偏远的地方也没能幸免。而且,变异的病毒致死率也暴增,致使患者在短时间(数小时至数天)内便死亡。

而且,西班牙二波瘟疫主要瞄准了年轻人,夺走了大批挣钱养家的青壮年人口,遗下无数孤苦伶仃的老年人……

3. 古今、中西方预言不谋而合,直指更大瘟疫

《黄帝地母经》,简称《地母经》,是一种预言诗,千百年来在中国民间广泛流传,能够预告百姓时运的兴衰、农作物生产、以及家畜的情况等。

对于2020庚子年,《地母经》提到“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这或许意味着庚子年岁末,会有很多人死去。而对于2021辛丑年,《地母经》则直曰“人民留一半”,惨烈程度可谓惊心。

《诸世纪》是十六世纪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留下来的预言名著,曾准确预言了法国大革命、拿破仑的兴起、希特勒与纳粹的出现、马克思与共产主义对人类的肆虐、以及九一一事件等。日本学者五岛勉在统计后表示,《诸世纪》预言的应验率高达99%。

对于2021年的瘟疫,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与《地母经》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诸世纪》曰:“留不下多少年轻人,一开始就死一半。”(Few young people:half-dead to give a start)。这里还特别提到年轻人会成为主要受灾群体,与当前变异中共病毒的特性相吻合了。

2019年8月曾准确预言中共病毒的印度神童阿南德(Abhigya Anand),在2020年11月上旬再度发布短片,对未来展开新的预言,他说,各种大灾难(流行病、中共病毒二波瘟疫、疫苗出问题、经济崩盘等等)将来临,并且大多数灾难会在2021年2月之前便显现出来。

拿督郑博见(Dato Anthony Cheng)是马来西亚玄商导师,同时也是当代著名预言家之一。郑博见过去针对2020年的多项预言基本都已成为现实,包括类SARS肺炎疫情、经济下跌、裁员危机等。针对2021年,郑博见认为中共病毒将发生变异,受灾人数将骤升,而且可能出现其它类别病毒,与现有病毒一起对人类生命构成双重威胁。

三、科学与预言的交汇处 避疫良方显现

1. 科学发现对避疫有何启示?

全球疫情大数据的统计分析显示,中共病毒好似有眼睛,在世界扩散的路径有迹可循——总是沿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传播。而且越亲共,疫情越严重。

首个加入“一带一路”的G7工业国的成员意大利,在中共病毒爆发后成为欧洲首个遭受重创的国家;作为中共的小兄弟,伊朗充当了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瘟疫爆发后伊朗感染率和死亡率居高不下;美国被中共渗透最严重的纽约州与加州,也是美国疫情最为严重的两个州;此外,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多个国家都以不同的形式亲共,因此都深陷中共病毒的泥沼。相比之下,反共的台湾虽邻近大陆,也未禁足、没有喊停经济,却维持着很低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一举成为世界抗击中共病毒的典范。

中共病毒长眼睛的更具体线索是,统计数据发现,病毒甚至能识别人的政治面貌(不同的政治理念往往代表不同的亲共程度)。

尽管中共极力隐瞒染疫死亡人数与死者的具体信息,但一份大陆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显示:该单位中共病毒死者当中,中共党员的比例竟高达88%(图三,左)。而且死者中,年龄分布均匀,年轻人占了将近一半。3月份,网络上广传的另一份死于中共病毒的317人死亡名单显示:死者当中,党员高达200多人,也是占了大多数。

而每100个中国人中平均只有6、7个党员(图三,左),这足可见中共病毒瞄准中共党员的精准率。

无独有偶,美国的一项疫情数据对比显示,2020年5月1日至11月11日期间,中共病毒在蓝州(亲共,热衷于搞社会主义)的致死率长期高出红州(拒共,珍重传统价值理念)1-2倍。(图三,右)
 


图三:疫情数据分析发现,中共病毒靶向性强,直指中共党员与亲共者。

既然瘟疫直奔中共与亲共者而来,那么拒绝并远离中共,就是避疫最关键的一步。截止到2021年1月初,已经有超过三亿七千万的中国人都做了“三退”(法轮大法的弟子们十几年来一直在劝人们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2.古今中外著名预言家的建议

中华传统文化中,人们普遍认为瘟疫是由瘟神带来的,是对邪恶的清理和惩罚。西方文化(如《圣经》)中认为瘟疫是神对“人背叛神”的惩罚。因此中西方传统文化都认为瘟疫是长了眼睛的,这与现代科学大数据分析是相吻合的。

诺查丹玛斯在预言中告诫人们,共产党是魔鬼在人间的代理人,大灾难是神在人间淘汰恶人、不信神而与魔鬼为伍的人。诺查丹玛斯提醒人们,避开劫难的关键在于远离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这对应着上文所述的“三退”)

明朝开国宰相刘伯温在《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中精准的预言了中共病毒爆发的时间和地点,“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二零一九年冬天,农历十月对应阳历十一月),“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湖广为湖北古代称谓,瘟疫中封省封城的戒备状态,犹如各省狼烟四起)。刘伯温把劫难中保命的护身符,用字谜的方式也点出来了,“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眞,古代真的写法),“八王二十口”(善),“三点加一勾”(忍)。

而印度神童阿南德则反复提醒人们,躲过瘟疫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信神。而“无神论”的中共是最反神的,其鼻祖马克思就是撒旦教徒。因此,要想真正信神,就得与中共彻底决裂(“三退”)。

结语

目前有不少大陆的朋友还停留在惯性思维中,误以为老人才是易感人群,对当前变异病毒的“失控”未有足够重视。再加之中共对疫情的刻意隐瞒,导致很多朋友对当前的紧迫局势掉以轻心。一旦人们能静下心来好好瞅一瞅,就会发现,更大规模的致命瘟疫很可能就在眼前了。

也有不少朋友受中共无神论洗脑教育的毒害,或许觉得预言与信仰并非科学范畴,因而冠之以“迷信”,从而一叶障目。其实,预言与科学并不是对立存在的。恰恰相反,很多预言展现出的古老智慧,是现代科学远远未能达到的程度。

美国航天计划的开拓者贾斯特罗(Robert Jastrow)曾说过一句名言:“当科学家登上一座高山后,却发现神学家早就坐在那里了!”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和牛顿都走向了宗教信仰。

目前,无论现实形势、科学家的警告,还是古今中外预言的警示,都交汇在庚子年与辛丑年的巨大转折点上,直指更大规模瘟疫即将到来。

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尽快远离中共红魔、敬天信神,从而避祸就福,平安度过即将来临的大疫劫难,迎接光明美好的未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