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史上的皮尔当化石骗局

秦安妮


【正见网2004年02月25日】

今年2月21日是皮尔当人(Piltdown Man)化石骗局被揭穿50周年纪念日,人们又一次回忆起这出令科学界蒙羞的丑剧。

1911-1915年,皮尔当人(Piltdown Man)颅骨化石问世,皮尔当人被称为人类的祖先,是进化论中猿人向人类过渡时“缺失”的环节。

但是,1953年,其他科学家们发现皮尔当人化石只不过是有意弄脏、化学处理后的产物,让它看上去很古老。

皮尔当人伪化石的样本陈列在国家历史博物馆。“人们对这场骗局了解得越多,它就显得越复杂,”馆长休・郝迪哲克(Sue Hordijienko)在BBC世界了望节目中说,“人们开始想,说不定它不是一个人所为,而是有几个同谋。”

律师兼业余化石收藏家查理斯・道森(Charles Dawson)是始作俑者。他称自己在苏塞克斯郡(Sussex)东部的巴克姆(Barkham )庄园发现了几块颅骨碎片,苏塞克斯郡(Sussex)以前没有发现过化石。

接着,大英博物馆的亚瑟(Arthur Smith Woodward) 爵士也加入了挖掘工作。他们一起向世界宣布,皮尔当人是“最早的英国人”。

但是古人类学的研究表明,人类颅骨与皮尔当人颅骨进化的方式不同,科学家们怀疑苏塞克斯郡(Sussex)的化石有问题。

1953年11月21日,对这些化石测试的结果发表,它告诉人们为什么皮尔当人化石看上去有50万年之久,其实颅骨来自中世纪,颚骨甚至不是人类的,它的真正主人是红毛猩猩。

当时的报纸报导报导说,“独一无二的、令人尊敬的、名扬科学界的著名的皮尔当颅骨是假的,50万年的历史化为泡影。”

“骗局曝光50年后,我们仍然在探寻,这件事是谁干的,为什么要干。”世界大骗局一书的的作者尼克・雅普(Nick Yap)说。

雅普指出,有些骗局还导致了糟糕的结果。

20世纪30年代,澳大利亚科学家保罗・凯默若(Paul Kammerer)博士试图证明拉马克(Lamarckian )模式,也就是在后天生活中获得的特性可以遗传。

他研究了一种陆生蟾蜍:“接生婆蟾蜍”(Midwife toad)的遗传。水生的蟾蜍,雄的都有一个黑色指垫,交配时用于抓在雌蟾蜍身上免得滑倒,陆生的蟾蜍则没有这个黑色指垫。凯默若(Kammerer)强迫“接生婆蟾蜍”在水中生活,繁殖了几代之后绝种了,但是在绝种之前,这些蟾蜍据称长出了黑色指垫,而且一代比一代更明显。凯默若(Kammerer)据此称水生的环境导致了“黑色指垫”这种适应性突变,证明了拉马克模式的正确。但这却演变成了灾难。

“他的试验看似可行,”雅普说,“他不知道那些黑色指垫是他的助手连夜用黑墨水涂上去的。”

“当他发现这一切,这位可怜的人进山自杀了。”不是所有的骗局都以悲剧结尾,有些只是名声扫地。“我们很多人似乎对这样的骗局很受用,有些人甚至以此为生,”雅普说。

凯默若的行为是个悲剧,但是至少反映了他对这种行为感到耻辱的正直。然而当一个实际上从未得到证明的假说成了科学界的圣经,并为大众认为是真理时,那就是整个人类的悲剧了。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