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要坚定的修炼

王子音


【正见网2018年06月07日】

我是一名八零后的青年大法弟子,前几年来到海外工作。当我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莫名的有种想要走回大法修炼的渴望。在大陆亲身经历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在道德败坏的当今社会,我迷失了,似修非修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出国前。

当我打开从国内带出来的《转法轮》,觉得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唯一要做的事情。我要从新走回修炼,我要做一名大法弟子。于是,我开始做三件事,积极的参与救人的项目,利用自己的专长,多救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用真实姓名向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邮寄了诉江状。随后不久,在中国的家人受到公安人员的骚扰,公婆承受不了来自外界的压力,逼迫先生和我离婚。我知道这件事之后给家人讲真相,我的先生明白真相,他曾经是大法小弟子,迫害后放弃了修炼。先生希望我回国,我告诉他,如果现在回国会有被迫害的危险,因为共产党还在迫害法轮功。他看我态度坚定,也就不劝我了。

去年十月中旬,我的先生去办理护照,把所有所需材料递交上去,几天后,正在外地公干的先生接到出入境办公人员的电话,说我的先生不符合办理护照的条件,政审没有通过,并说详细情况可以去公安局的国保大队询问。先生打电话给我的弟弟告诉他这件事情,弟弟就去了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国保大队的人说:“你的姐姐在海外炼法轮功,你姐夫不能办理护照。”这件事情对先生的家人打击很大,他的家人纷纷劝先生与我离婚。先生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开始和我冷战,其实我知道他一直在默默的关心我,我时常发短信鼓励他,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向邪恶妥协。

今年中国新年过后,他突然打电话告诉我的家人,他要离婚。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我给家人打电话,妈妈接听后跟我讲:“你被告了,你知道吗?”我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的问为什么?爸爸接过电话来说:“昨天你的先生去法院起诉离婚了,你明天给法院打电话,告诉法院的工作人员,你同意离婚,并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的女儿和家产都没有你的份,你净身出户。”

我听到这些把电话挂断,大脑一片空白,怔怔地愣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拨打先生的电话,响一声接着就被挂断了。他不接我的电话。

想当初我曾经像一个高傲的公主一样嫁到他家,先生对我呵护备至,公婆对我疼爱有加,使我越来越骄傲。万万没想到,今天,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起诉离婚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样绝情呢?夫妻情份说没有就没有了吗?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欲哭无泪。

晚上,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梦到这世的父母和我,曾经在前几世也是一家人。有一世,我在一个仓库里,看到父母在仓库外面吵架。突然看到父亲往仓库里扔雷管,我拼命的找出口,在那种对死亡极度的恐惧中,大声哀嚎:“我不想死,我要活着!”

画面切换到另外一个场景:我是一个三、四岁的女童,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在一起,一个母亲模样的女人问我:“你长得像谁呀?”我指着墙角的一个黑黑的铁质工具说:“像他。”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我知道他是我上世的父亲,由于他杀了人,罪业深重,这世未能得人身。

我从小就喜欢四处躲藏,在躲藏的过程中心里充满了恐惧。有一次,我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突然我上世的母亲出现在面前,她说:“不要躲了,你已经又转生了。”我听后哇哇大哭,那种对轮回转世的无奈,对六道轮回的绝望,使我觉得苦海无边,如何才能解脱轮回之苦呢?

早上醒来后,回味刚刚的梦,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要过这一关,弟子一定要跟师父回家,修炼法轮大法是唯一脱离苦海的路!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导致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迫害至今从未停止,我知道先生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在红色政权的统治下的中国,人人如近敌,道德沦丧,世风日下。打压正的一定是邪恶的。邪不胜正,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日,也是那些参与迫害者的报应之时。一定要明真相才能得福报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