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文摘 第040期 生物医学新闻专辑(一)



【正见网2002年09月29日】

  • 科学家认为宽容别人有益于健康

  • 科学研究证实清心寡欲才能益寿延年

  • 科学研究发现大脑对失与得的负性反应会误导人

  • 临床试验的伦理学质疑

  • 美国医学会杂志:医生对药物的副作用不够重视

  • 《科学》杂志:地球变暖与流行病爆发紧密相关

  • 《自然》杂志:中部欧洲洪水过后面临严重污染


  • 科学家认为宽容别人有益于健康

    奚珏

    大家都知道,宽容和原谅别人的过错是维持人与人之间良好关系的基石,不仅如此,现在科学家预测宽容别人可以增强艾滋病病人的免疫系统。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Lydia Temoshok说:“现在研究领域报道了越来越多的关于精神与免疫、生化、疾病的预后紧密相关的结果,但是却很少有实验数据来支持这一点。我们的这个研究将首次系统地验证良好的精神不仅对艾滋病病人,而且对普遍的大众都有益处。”

    在这个为期两年的研究中,两百名艾滋病病人将参加这个实验,艾滋病病人的病情将由临床小组定期检查,观察病情发展的程度,然后研究病情的发展与情绪的关系,Temoshok研究小组的科研假设是:放弃生气的想法和情绪以及谅解别人可以促使机体恢复生理稳态的先天能力,而这个能力对缓解艾滋病病情以及改善生活质量起着关键作用。

    为了确定病人合作的程度,每个病人都要接受60至90分钟的访谈,根据访谈结果,病人可以分为A,B,C三类:A类病人属于极度生气性,这种病人的特征被证实与反复发作的心肌梗塞和高血压紧密相关;B型病人没有障碍表达他们的情绪,但是倾向于有免疫系统的问题;C型病人不太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和需求,而是总是把别人放在首位,这类病人处于压力状态的时间稍长一些,因为他们不太主动地去改变他们的处境。病人的类型定下后再与血液中的生化指标一起分析就可以得出精神和机体稳态的关系。

    精神与机体健康的关系是生命医学最复杂的领域,在定量科学充斥所有科学领域的时代,精神的不可定量性难倒了所有的科学家,所以有关精神的研究很难登上定量科学的大雅之堂,然而不管这个科学是否能探测、研究精神,精神从人类出现在地球上的第一天起就存在了,它的复杂性超过一切可定量的物质。其实不需要科学研究,人人都知道高尚的精神有益于人,而负性的情绪则有害于人。人人都知道,可是为什么就无法摒弃所有不好的情绪呢?人想从负性精神的桎梏里走出来,就必须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新闻来源

    Forgive and be well
    http://pubs.acs.org/subscribe/journals/mdd/v05/i08/pdf/802news3.pdf


    科学研究证实清心寡欲才能益寿延年

    奚珏

    据BBC新闻网七月四日报道,科学家发现了乱性导致人短命的原因,研究结果显示性行为中的激素变化是使生物短命的关键因素。科学家认为尽管这个结论来自于昆虫,但是也适用于人类。

    据报道,雪菲尔德大学的科学家们研究了一种甲虫,这种甲虫常常被人们买来作为爬行动物宠物和鸟类宠物的食物。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甲虫在性行为后分泌一种激素,而这种激素则会抑制免疫系统一种关键的酶发挥正常功能。这种甲虫更容易发生各种感染,因而缩短寿命。报道说,尽管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知道性行为会缩短寿命,但是是什么原因造成寿命的缩短,没有人可以清楚地解释。

    在这个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性行为越多的甲虫死得越早,这个结果可以帮助解释性传播疾病的发病原因,人类在性行为后的免疫系统的抵抗力降低,各种病原体趁虚而入,然后这些疾病又会使人的寿命缩短。这项研究结果由美国科学院发表。

    其实在中国古老的文化精髓以及修炼的古书中都记载着这样的古训:节制欲望,清心寡欲才能益寿延年,现在这样经千百年而不衰的古老智慧得到越来越多的科学证实。也许人类到了检点自己,重拾道德,珍惜古训的时候了。


    参考文献

    BBC news: "sex" rule for longer life July 4, 2002


    科学研究发现大脑对失与得的负性反应会误导人

    李予群

    在许多人眼中大脑是精神的代名词,有许多人把大脑作为产生精神的物质基础。大脑和精神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就是研究神经科学的专家也说不清楚。事实上,对大脑和人的精神实质的研究是生命科学最困难的领域之一。有许多人特别是有一定人生经验和阅历的人总是觉得自己的大脑是最可靠的,自己的认识总是正确的。到底是不是这样呢?

    2002年第295期《科学》杂志上登载了一篇科学论文(1),题目是“大脑额中皮层对赢钱与输钱的快速反应”,该实验研究了大脑的额中皮层对赌博输赢的反应,发现大脑的额中皮层似乎是输钱的探测器,输钱时被激活,而赢钱时则毫无反应。不论输钱的数量是多少,只要处于输的状态,该部位就处于活跃状态。特别是接连输了几轮之后该部位变得更加活跃,似乎总是相信下一次肯定会赢。这个部位对输赢的反应与赌徒总是相信下一次能赢回来的心理相对应。文章作者说:“赌徒的不理性行为表明我们的大脑并不能够完美地应对现代人类生活,兔子在大多数时候能够分清方向,而在拉斯维加斯的人则不一定能分清方向。”

    在这个研究中,受试者可以选择两个数字“5”和“25”中的一个,然后这个数字随机地变成绿色或是红色,分别代表赢与输,受试者相应的赢钱或者是输钱,在他们的额部则放置着测定大脑活动的电极,由此记录额中皮层对输赢的反应。研究人员发现大脑的额中皮层只对输赢的结果有反应,而对是否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是错误的选择没有反应。他们由此推断这个部位只对不好的事情有反应。有趣的是他们发现患有强迫症的病人该部位活性明显增高,大脑不停地告诉人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病人被要求不停地洗手或者是其它的强迫行为。

    从这个科学试验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的大脑只是一个高级处理器,是人的意念或情绪在先,对于外界的评判和反应由意念传给大脑,大脑迅速反应调节全身各个脏器的运作。在这个实验中,输与赢的判断在先,输钱引起大脑的额中皮层出现高活性,但是大脑对输与赢的反应并不是理性的,它甚至鼓励人继续下赌注,加强了负性的情绪。如果这个实验是真实可信的,那么还说明一个道理:人在负性的情绪下作出的决定和判断是不可信的,可是我们经常看到人们在气愤、抱怨、生气甚至是仇恨中作出判断和决定,由此看来在这种状况下人们也被自己大脑的负性情绪探测器左右了。那么人如何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对生命事物作出真正的评判呢?至少人要做到平静祥和、无怨无悔、宽容大度,才能真正的知天、知地、知你我,这个过程不正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吗?

    参考文献

    1. Gehring, W.J. & Willoughby, A.R. The medial frontal cortex and the rapid processing of monetary gains and losses. Science, 295, 2279 - 2282, (2002).


    临床试验的伦理学质疑

    李予群

    现在医学的一个模式是:在某种新药或者某种新技术在正式用于临床之前必须在病人以及健康对照上进行临床试验,检验该药物或技术是否对治疗某种疾病有效以及有多大的副作用,参加临床试验的病人多为有病乱投医,在新药或者新技术上下一次赌注的病人,是一种求生的本能驱使,也有人想为医学研究奉献一份力量。

    临床试验从一开始就面对着道义上的谴责,从根本上说,这种实验是将病人象对待实验动物一样,置于一种无法预知的危险之中,特别是有一些药品生产厂家或者个人急于获得利益,迫不及待的向市场推销产品,不顾病人安危,通过广告、媒体夸大药物的药效,招揽病人加入临床试验,但是病人往往发现进入临床试验后并不与广告上说的一致,越来越多的临床试验出现很多的严重副作用,给病人带来严重后果。

    据《时代周刊》四月十四日报道,一些病人参加了一种用疫苗治疗黑色素瘤的临床试验,黑色素瘤是一种恶性度很高的皮肤癌,这个实验由奥克拉荷马圣约翰医学中心和奥克拉荷马大学医学中心联合资助。在临床试验开展之前很多的广告节目都在宣传这个疫苗的有效性,有人称“感谢这种疫苗,我的黑色素瘤完全缓解了”,也有人称“我向我太太的舅舅推荐此疫苗,效果太好了”云云,但是参加这个临床试验的病人却发现完全不同的故事,病人普遍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如无法控制的恶心呕吐、发热、皮疹、水肿以及严重的头痛,一位病人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医务人员仍然坚持给她服用这种孕妇不宜服用的药物,病人们还发现疫苗没有得到妥善的放置,一位饱受其害的病人说:“(这次经历)是一个告诫人不要参加临床试验的最好的教训。”

    报道说,奥克拉荷马的这个临床试验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名不符实的临床试验,更不是最坏的一个临床试验,但是近年来类似的问题有增多的趋势,所以很多人都在担心是不是临床试验系统上是否出现了危险的误差。没有人建议临床试验应该被完全终止,但是问题是临床试验不可回避的要害就是可能出现的危险,没有人能在新药使用在人身上之前预测它的危险,所以参与临床试验的医务人员必须趟过这个伦理和道义的坎。如果试验的规则太松,试验人群可能面临很大的危险甚至是死亡;如果试验规则太紧,那么真正好的新药新技术就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在临床上使用。

    文章指出,有一方意见认为大多数的临床试验都是毒害性的、不纯的,因为试验利用了几乎绝望了的病人求医的心理,所以病人被作为“死马当活马医”,试验中就出现了隐瞒药物的危险的可能性。这一方的意见还包括现在的临床试验太泛滥了,药厂推销真正没有什么用的药物。另一方的意见是现在的医务人员需要填的表格和需要过的管卡太多了,这样会贻误治疗的时间。所以临床试验中出现的少数受害病例可以为更多的病人提供治疗契机。但是总体上来说,现在的临床试验系统一定有错误的地方,在过去的三年中,60个研究所,包括一些非常有名的研究所都被美国政府批评没有很好地保护病人。

    在现在的医学模式下,临床试验已经成为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人们也跳不出体外试验―动物试验―临床试验的固定思维框框,说白了人在思想的最深处还是把自己作为一种高级动物来对待,其实事实是越来越多的药物在动物模型上有所谓的效果,但是在人身上却没有效果。也有很多的科学家质疑动物模型的科学性,人比最聪明的动物不知道要复杂多少倍,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动物模型都忽略了精神性,而人和动物的最本质区别就在于人的精神性。也许现在应该是科学进行真正反思的时刻,如果可以从一个完整的人的精神性和物质性角度全面思索生命、疾病,这才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生命科学的开始。

    新闻来源:

    Human Guinea Pigs. By Michael D. Lemonick and Andrew Goldstein/ Tulsa Times(2002) http://www.time.com/time/health/article/0,8599,230358,00.html


    美国医学会杂志:医生对药物的副作用不够重视

    李予群

    治疗II型糖尿病的主要药物之一--二甲双胍帮助病人提高利用胰岛素的能力,但是这种药物有一个危险的副作用:导致乳酸性酸中毒,50%以上的酸中毒可以是致命性的。所以在二甲双胍的药瓶上一般都注有警告:不能用于有肾脏疾病的病人,不能与抗心衰药物合用。但是医生们在开处方时是否注意到了这个致命的负作用呢?

    据MSNBC五月十四日报道,很多的病人都拿到了可能危及他们生命的错误处方(1),北卡罗来纳州大学医院的药房检查了100份二甲双胍的处方,发现有四分之一的病人都属于不宜使用二甲双胍的禁忌范围之列,这意味着这些病人使用二甲双胍有死亡的危险,但是似乎医生们并没有严肃地对待这个警告。这个研究报告发表在五月十五日的《美国医学会杂志》上。

    匹兹堡大学和几个来自欧洲的研究发现了类似的不合理的药物使用,表明北卡罗来纳州的情况并不是孤立的事件,生产二甲双胍的药品生产厂家Bristol-Myers Squibb公司的发言人说:该药物的包装瓶上清楚地标明了它的负作用。哈福大学的研究也表明医生对药品的禁忌症并不是很在意,美国的药物和食品管理委员会也开始关注这个严重问题。

    二甲双胍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美国患糖尿病的患者数量不断增多,美国医学会杂志的一位编辑说:“我不敢想象如果一个美国人说他的家庭或亲朋好友中没有一个患糖尿病的”,可见糖尿病患者之多,目前美国已有糖尿病患者一千七百万,糖尿病患者体内的胰岛素水平或者利用率降低导致血糖升高,损害肾脏、血管、眼睛以及其他器官。随着二甲双胍的使用者增多,它潜在的负作用对病人的威胁很大。

    从这则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药物的双刃性,而且有的药物有致命性的负作用。有些药物的使用可以说是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时而不得不用的双刃刀。药物的广泛使用甚至是错用、滥用反映了现在医学的局限。根据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委员会的调查,现在最好的药物只比安慰剂的效果好20%到30%,可是药物的有效剂量和毒性剂量很接近,说明使用药物是很难避免其毒副作用。

    其实,很多情况下人体的自我调节是任何外源性的手段所替代不了的自然康复手段。最近一些著名的专业期刊登载了关于安慰剂治疗疾病获得良好效果的科研报道(2),说明人的精神对疾病以及人的躯体的控制以及调节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Diabetes drug can be deadly MSNBC May14, 2002
    2.de la Fuente-Fernandez, R., T.J. Ruth, V. Sossi, M. Schulzer, D.B. Calne, and A.J. Stoessl. 2001. Expectation and dopamine release: mechanism of the placebo effect in Parkinson's disease. Science 293, no. 5532:1164.


    《科学》杂志:地球变暖与流行病爆发紧密相关

    李予群

    今年六月二十一日的《科学》杂志发表了由一组生态学家和流行病学家合作研究的科学论文(1),文章认为全球变暖以及气候的变化将激发疾病的流行。这项综合性的研究为时两年,是第一个完整分析植物和动物流行性疾病的爆发与地球温度、季节变化的关系的研究,由美国国家生态分析及合成中心的科学家们完成。研究对象从植物到动物,从陆地生物到海洋生物。

    文章作者说,“最让人吃惊的发现是与气候紧密相关的爆发性病原多种多样,有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而爆发性疾病的受害群体也是多种多样,包括珊瑚、牡蛎、陆生植物、鸟类和人类。” “这不仅仅是某一些生态学家关心的珊瑚被毁的单一问题,也不是几个健康专家关心的人类的疟疾流行的简单问题,多种疾病的发生率的增高简直让人目瞪口呆,我们不想耸人听闻,但是我们真的震惊了。”(2)作者之一、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流行病学家说:“气候的变化摧毁了自然生态系统,因为生命都在变暖的条件下更容易患感染性疾病。不断累积的数据使得我们极度的忧虑,人类患疾病的危险在升高。”这个研究小组的研究人员们发现病毒、细菌和真菌都随着温度的微小变化快速增长,而携带和传播这些病原的昆虫比如:蚊子、虱子、跳蚤都随着温度升高而快速繁殖,它们叮咬牲畜和人的比例会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升高。冬天是很多病原体被限制的季节,但是冬季变暖意味着更多的病原体可以过冬而存活,夏季延长更是给疾病的传播提供时间。所有这些因素都是感染性疾病爆发的温床。

    以下是一些物种因为气候变暖而爆发疾病的例子:

    在夏威夷岛上有一种珍奇的鸟叫“honeycreeper”,因为感染疟疾而濒临灭种,六十年代的时候蚊子只能飞到海拔2500英尺的高度,但是气温变暖之后使得蚊子可以飞到更高的山上,蚊子将疟疾从家禽传播到野生的鸟类,使得野生鸟类日益减少。现在在海拔4500英尺的高度以下已经没有野生的鸟类。

    瑞福特山谷热是由蚊子传播的一种病毒性疾病,在东非流行,研究人员发现该疾病的流行与厄尔尼诺现象紧密相关,随着地球湿度的增高,蚊子繁殖大量增加,该病的流行增高。

    研究人员还发现海底的美丽生物珊瑚礁也随着温度的变化逐渐受损消失,水中的牡蛎也易感染寄生虫。

    该项研究的参加者说:“现在仍然有人拒绝承认地球的气候在发生变化,但是一旦流行性疾病爆发,人们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科学家们最后呼吁人们重视地球变暖的现象,并应该准备预防随时而来的疾病爆发。

    近十年来,地球变暖的严重性出现在各种杂志期刊以及学术论文中,但是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普遍重视,而地球变暖只是许许多多的地球生态环境恶化的表现之一,这项综合研究也只是研究两个因素之间的关系,我们还可以看到,除了全球变暖,还有空气污染、水污染、生态比例失调、水土流失、沙漠化、森林大面积消失、害虫的天敌绝种、无法控制的虫害,再加上人类之间的互相残杀,战争和恐怖,人类生存的环境可以说是日益恶化,这些因素都将人类推向了危险的边缘。其实这一切都是人类为自己道德的败坏而付出的代价,人类生存环境的恶化又有哪一项不是因为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享受、个人的利益而导致的?地球变暖促使流行病爆发可能只是表面上的联系而已。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类能够真正重审道德、明辨是非的时刻就是人类生存环境改变的时刻。


    参考文献

    1.Climate Warming and Disease Risks for Terrestrial and Marine Biota C. Drew Harvell et al. Science 2002 June 21; 296: 2158-2162.
    2. Warmer World Will Be A Sicker World, Say Scientists
    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02/06/020621081840.htm


    《自然》杂志:中部欧洲洪水过后面临严重污染

    奚珏

    据八月二十九日第418期《自然》杂志报道,欧洲中部今夏遭受洪水灾害的地区包括德国和捷克共和国,正在面临洪水之后的余灾:污染。洪水过后的泥泞地里过氧化物、汞以及细菌将带来危害。现在科学家们正在严密地监测有毒物质以及疾病暴发的可能性。

    报道说,一个最主要的污染源是位于捷克的一个化学工厂,这个工厂在洪水中完全被淹没直至上个星期,工厂里有数个废用的大楼被过氧化物污染,这些过氧化物曾经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被用来加工成脱叶剂,现在这个工厂生产含氯的化学物质,并且也储存汞。

    德国和捷克的环境部长都表示要保证河流中的毒素被稀释在威胁的水平以下,他们说在工厂的附近地区初步抽查的结果没有显示骇人的结果。但是绿色和平组织的一位化学家Manuel Fernandez说,工厂中60年代使用过的废楼在洪水到来时没有得到很好地保护,捷克的警察阻止他的同事去工厂附近取样,政府在蓄意压低污染的程度。尽管在河流300公里下游的水样没有显示有毒的迹象,但是研究人员们说污染的水流可能尚没有到达这个下游地区,而且水样中含砷量以及含铅量都大幅度增高。研究人员说,这次洪水还冲掉了几家排泄物处理厂,水中还有很多的动物尸体,另外埋在河床下的有毒物质也被搅动。

    此外,洪水还可能传播致病细菌比如沙门氏杆菌,现在上万的布拉格以及德累斯顿居民都接受了甲型肝炎疫苗的注射,因为大便等分泌物被洪水带到各地,甲肝病毒就是通过粪口传播。


    新闻来源

    Quirin Schiermeier (2002) Central Europe braced for tide of pollution in flood aftermath Nature 418, 905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